曾經“富得流油”的拜騰破產清算,這能給車企什麼啟示?


曾經輝煌一時的拜騰汽車,如今走上破產清算的道路,著實讓人唏噓。

2021年11月1日,拜騰汽車關聯公司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車技術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京知行新能源”)破產清算案件正式開庭審理。據資料顯示,南京知行新能源成立於2017年6月,而南京拜騰汽車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7年12月,由南京知行新能源100%持股。


曾經的拜騰汽車要工廠有工廠,要產品有產品,江湖地位能夠與蔚來、小鵬、威馬並稱造車新勢力“四小龍”。另外,由於它創始團隊的豪華程度讓蔚來、小鵬等造車新勢力望塵莫及,因此它曾經也被一眾投資人看好。

如今,拜騰汽車卻與原本整體實力不如它的蔚來、小鵬、威馬前三者揮手告別,走上了一條破產清算的道路,這樣的結局著實讓人有些唏噓不已。

拜騰的前世今生

拜騰汽車雖然是在2017年年底才成立,但是它的前身卻可以追溯到2015年。在2015年,和諧汽車、騰訊、富士康三巨頭聚首,三方按照3:3:4的出資比例成立了河南和諧富騰網際網路加智慧汽車電動汽車合夥企業。


2016年3月,這三家公司又在香港共同註冊了Future Mobility Corp(簡稱FMC)公司。在這家公司成立的一個月之後,它就因為大揮鋤頭而被德國《焦點》週刊報道。它先後挖走了寶馬電動汽車研發團隊的4名核心成員,其中就包括了“寶馬i8之父”畢福康。

然而,僅僅在FMC成立一年之後,富士康、騰訊以及和諧汽車就相繼撤資離場。隨後,FMC就在上海召開了釋出會,釋出了拜騰汽車品牌,拜騰汽車至此正式誕生。

事實上三巨頭的撤資並沒有影響到拜騰汽車的發展,從2017年成立到2019年的這兩年時間甚至可以說是拜騰汽車的高光時刻。它在這段時間裡先後公佈了新車內飾、開放了全球生產基地,並且新車也已經在牙克石完成了高寒測試,對於拜騰汽車而言,它的一切進展都顯得順風順水。

然而,它的危機也正是在這段順風順水的時期內埋下了隱患。

1塊錢的資質陷阱

延伸閱讀  新能源車“產能過剩”隱憂正在襲來|新京智庫

早在2019年4月,拜騰汽車為了獲得汽車生產資質,以1元的價格收購了一汽夏利旗下的全資子公司天津一汽華利汽車100%的股權。

要知道,造車資質在我國汽車製造業當中一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稀缺貨。威馬汽車作為第一家收購造車資質的造車新勢力,它收購黃海汽車的造車資質就花費了超過11.8億的代價。另外,理想汽車的前身車和家收購力帆汽車的造車資質也花了6.5億元。

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拜騰汽車之所以能夠以1塊錢的超低價格收購華利汽車的造車資質,顯然也不會是因為華利汽車這塊餡餅一塊剛好就砸到了它。相反,從現在看來,華利汽車的造車資質更像是一個讓拜騰汽車越陷越深的陷阱。

根據當時華利汽車的股權轉讓協議顯示,拜騰在獲得華利汽車全部股權以及造車資質的同時,還需要承擔華利汽車此前欠下的8億元債務,以及5000多萬元的員工薪酬。這也就是說,從表面上來看,拜騰汽車收購華利汽車只花了1塊錢,實際上卻要花費8.5億元去替華利汽車還債。

如今,隨著拜騰汽車的經營情況每況愈下,債權方要求拜騰汽車必須在今年6月30日之前償還2.35億元債務,並且在10月31日前支付2.35億元的剩餘欠款。

如果我們梳理一下拜騰汽車收購華利汽車以及它的還款日期,就很容易會發現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在2019年4月,拜騰汽車在收購華利汽車造車資質的同時背上了華利汽車8.5億的債務。

幾乎在同一時間,拜騰汽車的創始人兼總裁畢福康突然從拜騰離職,跑到了另外一家造車新勢力愛康尼克就任CEO。對此,小雷有理由相信,畢福康是因為已經看透了拜騰的結局卻無力改變現狀,所以才會選擇離開由他一手建立的拜騰汽車。

另外,拜騰汽車最近兩次的還款日期分別是6月30日以及10月30日。然而,在不到半個月之後的7月12日,拜騰汽車就進入了破產重整。到了11月1日,拜騰汽車關聯的南京知行新能源開始破產清算。

在小雷看來,拜騰汽車1元收購華利汽車生產資質,到拜騰汽車CEO突然離職,再到拜騰汽車兩次遭到追債,最後到拜騰汽車破產,這幾起看似不相關的事件發生在了高度重合的時間點上絕非只是巧合。這也是小雷為什麼會認為那1塊錢的生產資質是壓死拜騰汽車的最後一根稻草的主要原因。

拜騰敗於鋪張

事實上2019年的拜騰汽車並不缺錢,甚至可以說它的小日子過得相當滋潤。要知道,儘管拜騰汽車在收購華利汽車時揹負了8.5億元人民幣債務,但是同樣在2019年,一汽集團就在拜騰汽車的C輪融資當中為其注入了高達5億美元的資金。

資料來源:企查查

拜騰汽車成立的短短2年之內,它就獲得了包括啟迪控股、寧德時代、一汽集團以及日本丸紅等多家企業的青睞,並且為其注入了多達84億元人民幣的資金。因此,要說此時的拜騰汽車在造車新勢力當中富得流油也不為過。

延伸閱讀  雪佛蘭科魯澤 RS,曾被埋沒的,也終將迎來春天

然而,在兩年之內暴富的拜騰汽車既沒有學會“理財”,也沒有替華利汽車還債,它的資金基本都沒有用在刀刃上。在花錢這方面,以節儉著稱的理想汽車創始人李想曾經轉發了一篇名為《300人吃掉5000萬零食、一盒名片上千,拜騰怎樣燒掉了84億》的文章。

文章中指出,拜騰汽車為了凸顯其高階定位,它在上海品牌店的店員需要穿著量身定製的德國進口西裝,中國區員工一盒名片的費用甚至高達上千元。由此可見,拜騰汽車可謂是將“門面工程”做到了極致。

除此之外,拜騰汽車一個300餘人的辦公室,在半年時間內竟然採購了5000萬人民幣的零食。這也就意味著拜騰汽車的辦公室員工每個月人均消耗27000萬元左右的零食,這相當於雷科技(小雷所在公司)每個月人均零食費用的800倍!

拜騰汽車員工這樣的消費能力不禁讓小雷想起了沈騰主演的喜劇電影《西虹市首富》。我們可以試想一下,任何一個普通人想要每個月都吃光27000萬元的零食也是一件極具挑戰性的事情吧?

要知道,雷科技公司規模雖然不大,但是公司自身是能夠盈利的,因此即便是每個月為數不多的零食經費也是公司自己掏錢。而拜騰汽車體量雖大,但是它從成立到破產清算,從頭到尾都在賠錢,因此它就連買個零食都需要由投資者來買單。

如果僅僅是定製進口的高檔西裝、高階名片,那還勉強可以理解成是為了維持公司的高階化發展所需,但是拜騰汽車半年花費5000萬給300位員工買零食這樣的鋪張的行為,想必不止是小雷不能理解,就連給它投下鉅額資金的投資者們也無法理解。

要知道,即便是市值萬億的特斯拉尚且會因為一些不利因素導致股價下跌,而一家不能盈利的公司受到投資者的質疑之後,就會是它落寞的開始。在小雷看來,毫無節制地燒錢就是拜騰汽車還沒能騰飛就已經失敗的主要原因。它不只是燒掉了84億鈔票,還燒掉了投資者對它的信心。

燒錢可以,但要燒出價值

如果單純以燒錢而論,汽車製造本身就是一個重資產行業,不管傳統車企還是造車新勢力都是靠燒錢燒出來的。其中,蔚來汽車在創業初期還4年時間燒了400億呢。因此,拜騰汽車3年燒的那84億元真的不算多。

那麼為什麼蔚來汽車燒了400億之後成功了,而拜騰汽車僅僅只是燒了84億卻破產了呢?這是因為蔚來汽車燒錢的同時既燒出了戰略,又燒出了產品,這些戰略和產品都能讓投資者看到投資的價值。拜騰汽車雖然也有產品,但是它的量產車型看似只有一步之遙,實則和賈躍亭的FF一樣遙遙無期。

事實上拜騰汽車和蔚來汽車算是同一時期誕生的造車新勢力。然而,如今蔚來早已月銷破萬,而拜騰汽車的首款量產車卻在去年疫情爆發,以及工廠停工開始就註定要胎死腹中,因為那時的拜騰汽車已經燒光了它所有的家底。

要知道,投資者有可能會受到一份PPT的影響投資一家毫無根基的造車新勢力,但是投資者投資的目的絕不是為了讓造車新勢力再造一份PPT。像拜騰汽車這樣花錢鋪張,但是遲遲拿不出量產產品的造車新勢力,在它燒光了投資者的錢之後被投資者拋棄也可以理解。

注:本文素材來源於網路

延伸閱讀  小新也入局代步新能源車 新特汽車佈局四川出行市場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