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摘下星辰:《王者榮耀》如何拓展自己的IP版圖


“我們導演會說一句話:’打開你的想像力。’”水水告訴我。

“聽起來是句很普通的話,或許帶點兒心靈雞湯?”我問她,“但如果你是在截稿日的前一天或是考試前一天,手上的工作進展不大的情況下聽到這句話,是不是就會有些慌張?”

“對。有太多未知的不確定性了,很多時候都會慌張。”水水說,“我們以往的工作方式不太會涉及這種形式。”

我正在採訪水水。那個問題是我一直好奇的地方——她在這項工作中是否會有緊張的時候?水水是《摘星辰》項目的執行製作人,《摘星辰》是保利演藝與天美工作室群合作推出的《王者榮耀》原創音樂劇,這部音樂劇即將展開全國巡演。在此之前,水水和整個創作團隊為之準備了兩年。

對於王者IP而言,這是一次未知的挑戰

這部音樂劇和此前《王者榮耀》推出的文化產品不太一樣。 《摘星辰》面向國際市場,主創團隊也是為項目專門搭建,由各國的專業人員與藝術家協作完成。一方面,它以音樂劇的藝術標準來要求作品品質;另一方面,《王者榮耀》是大眾文化的一部分,得考慮它過去留給人們的印象。

劇本、音樂、編舞,不同領域、不同國家和地區與文化背景的人合作,步調一致並不容易。於是,水水聽到了那句“打開你的想像力”。而導演Martino Muller常說的另一句話是“不要低估你的觀眾”。這兩句話分別對應兩個側面:做一些不一樣的嘗試,還要想辦法維持高標準。

採訪水水的契機是我們正在討論《王者榮耀》相關的IP產業,所以這部即將在7月22日開啟全國巡演的音樂劇當然就成了我希望知道的主題之一。如你所知,不止是音樂劇,《王者榮耀》在許多領域都有嘗試,它們有的要容易一些,有的則同樣帶有一些先鋒特性。這些所有的嘗試共同構建起了《王者榮耀》豐富的IP佈局。

IP產業是這篇文章的主題。具體點兒說,這篇文章所說的是“不止作為一款遊戲的《王者榮耀》”,它當然是個成功的遊戲——可以當成現象分析的那種成功。而除此之外,它要如何建立自己的“IP世界”,又要如何拓展自己的邊界?

加深

還是從《摘星辰》談起吧。作為音樂劇,它當然有一段屬於自己的劇情。當然,凡是被人們叫做是“IP”的東西,就沒有不帶故事的。我們談論“IP產業”,它的基礎也是一個被無數故事填充豐滿起來的虛擬世界。

但是,故事是《王者榮耀》相對薄弱的環節——作為一款多人競技類游戲,人們似乎不那麼關注它的故事。而且從遊玩的機制上說,遊戲中也沒有太多能夠講故事的空間。這並不意味著《王者榮耀》放棄了講故事,它開始試圖把故事放到其他地方。比如,與遊戲的年度主題“賽年”相伴隨的是一系列動畫短片。某種程度上,它也算得上游戲的更新預告、宣傳片,或者是PV——隨你怎麼看。這些年更動畫伴隨著遊戲的進度,講了一些角色小故事,同時還連起來講了一個年度大故事,總之,這種嘗試填補了世界觀。

2022開啟了全新的雲中漠地賽年

此外,擴展作品也是補充世界觀的重要方式。比如,今年在騰訊視頻、B站、芒果TV等平台同步上線了動畫《是王者啊? 》。這部日常番作品的單集時長只有5分鐘,與這個類型的作品定位大致相同,《是王者啊? 》側重於講述長城守衛軍歡樂的日常故事。

還有在製作中的《王者榮耀》首部3D動畫《何為英雄? 》以及王者英雄系列電影計劃。從目前已經公佈的信息來看,這些作品將在劇情方面下功夫,更深入地講完整的故事。

延伸閱讀  反重力裙、男主比妹子還萌,說說動漫中那些離譜設定

這看起來像是那種中正平和的“IP打造手法”——通過不同視角、不同偏重的藝術表達形式,從各種角度豐富和完善一整個世界。

音樂劇顯然也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且要更複雜一些。水水告訴我,《摘星辰》的立項是基於保利“引進來、走出去”的戰略目標,一開始就瞄準的國際市場。

音樂劇的領域比較專業,每個環節項目組都請到了專業人士負責操刀。一開始,水水認為自己的工作更多“是潤滑劑”,結果後來她發現自己要做的事情更像是“變成了不干膠”。她要努力粘合所有的東西,比如對參與的專家們用大白話講清楚:“為什麼這樣設計?人物背後動機是什麼,背後形成的原因是什麼?為什麼會做這樣的事情?”然後形成文字考究的劇本。這花費了一年的時間。

劇本構成是重中之重

劇本是“一劇之本”,有了劇本,“所有團隊就可以動工了”。接下來的工作是音樂和舞美,導演Martino Muller就是編舞出身,自然也負責了這項工作。作曲由荷蘭的“音樂神童”Polle Van Genechten負責,這是一位年輕但頗具天分的藝術家。編曲則由荷蘭好聲音的製作人Huub van Loon負責。

《摘星辰》的題材自然是東方的,成曲過程也幾經磨合,第一版作品相當先鋒,以至於水水感嘆“我的天吶,這是什麼”。隨後,《王者榮耀》的音樂團隊也參與了討論,進展頗為順利。

一切籌備完成後,排練從2022年初開始,直到已經完成試演的今天,細節仍有修改變變動,但大體上,一切已經幾乎準備妥當。 7月20日開始,《摘星辰》即將開展正式巡演。

總而言之,你可以從上面的敘述中看到《王者榮耀》在完善世界觀方面的思考。遊戲類型的限定讓遊戲本體沒辦法有太多的“講故事”篇幅,但解決方式是,在遊戲外形成一整套全面且互補的佈局:以動畫的形式發布伴隨著遊戲最新進度的短片,它們同時也講述了這個賽年的故事;用泡麵番等形式,添加一些輕鬆的補充;再用一些更加完整的影視作品,來完整地講一些嚴肅的故事;然後,再向更嚴肅的舞台擴展邊界……

外殼發展內核,這些“外在”的努力從不同的方面一起帶來了一個鮮活的世界。對於一個數字IP來說,這是相當重要的基礎,它承載了玩家們的情感,讓他們願意看到《王者榮耀》出現在更多地方。

拓寬

如果說更多、更深入的內容創造讓這個世界更加鮮活,橫向擴展則讓《王者榮耀》走向大眾領域。

在最近幾年,《王者榮耀》似乎一直在試圖把自己的影響力投射向更廣泛的非遊戲人群。音樂方面,李紫婷《與我對望的光》、週深《微光海洋》、五月天《I Will Carry You》等《王者榮耀》題材歌曲在各個音樂平台都具備一定熱度;電視劇《你是我的榮耀》一度也是相當具有吸引力的影視作品——連我都看了幾集。遊戲的交響音樂會開了許多場,品牌聯名也隨處可見,完美日記、吉列、五芳齋、名創優品、WECOUTURE、泡泡瑪特……幾乎囊括了吃穿住行的全部領域。

延伸閱讀  為什麼螺旋丸代表了傳承,在火影忍者中,螺旋丸有什麼特殊含義?

《王者榮耀》與名創優品的聯名產品

我的印像是,“王者榮耀“是個積極交互的品牌。它樂於讓玩家們在遊戲之外,在身邊的世界裡看到更多“王者榮耀”。上面列舉的所有事情都是這樣的案例。同時,它也樂於將現實中的諸多元素帶回到遊戲之中。

《王者榮耀》推出過許多特別的角色皮膚,他們都有各自的來歷。楊玉環·遇見飛天、瑤·遇見神鹿、貂蟬·遇見胡璇等皮膚的靈感源自敦煌壁畫;李元芳·銀河之約、沈夢溪·星空之諾,以及即將發布的新皮膚,題材都與中國航天有關,許多還是與航天局的直接合作;魯班七號·乒乒小將、魯班大師-乓乓大師皮膚則來自與國乒的合作。這些內容,也讓遊戲玩家通過《王者榮耀》這個窗口了解並關注到了更多的事情。

我們當然可以從商業上,將上述案例當作一個中國本土原創IP不斷延展的過程:它從最初的單獨產品,延展到了幾乎每一個領域。但我並不想強調這個,這裡我關注的內容是,《王者榮耀》看起來是開放的。你可以在現實世界中看到遊戲裡的角色走了出來,也可以在遊戲中找到現實的影子。

一切的邊界似乎沒有那麼清晰。這是件很重要的事情,有的時候我們將許多事情分得很清楚,遊戲是遊戲,現實是現實,但事情真是如此嗎?有時候我會想,不止是《王者榮耀》,所有的小圈子都會抱團,隨之而來的是變得封閉,在許多領域都一樣。可封閉會帶來更多的不理解與無法溝通,我們能夠以一種更開放的態度來接受並參與到這個世界之中嗎?

這樣的問題很難回答,我想《王者榮耀》在目前可能也沒有一個完全篤定的答案。不過,至少在許多合作中,它展現出了某種開放性,而且打破了虛擬和現實的邊界,這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最好的例子或許是《王者榮耀》和北京環球影城的合作。這次合作不僅規模盛大,而且在字面意義上打破了虛擬和現實的邊界。場景佈置、主題花車巡遊、英雄見面會、周邊販售一應俱全。 “王者榮耀”是第一個參與北京環球影城季節性活動的中國原創IP——其實也是目前的唯一的一個。你自然能夠理解北京環球影城和《王者榮耀》團隊對這次合作的重視。

從結果上說,合作的效果相當不錯。最直觀的感受是,互聯網上的許多地方都新增了許多對環球影城的討論,玩家們對遊戲角色出現在現實世界裡的態度頗為熱烈。我的手機裡仍然存著不少當時的畫面,觀眾們對這些角色的歡迎程度超乎我的想像。走過好萊塢大街,進入環球影城,走不多遠,就能看到許多購買了公孫離髮箍的女孩子。英雄拍照互動區內,遊客在烈日下排許久的隊,只為和英雄演員對出遊戲中的台詞。當限定主題花車開始巡遊,就會聽到圍觀人群中此起彼伏的“小金金”“阿離”“白哥”等等的粉絲喊聲。

小紅書上關於這次合作的討論

從個人的角度說,我得承認,我之所以關注這個合作,環球影城的影響力相當關鍵。像迪斯尼樂園、環球影城這樣的地方,多少有點“實現夢想”的承諾在其中。我們從小到大對許多電影印象深刻,這些作品當然是與現實距離遙遠的地方,但至少在世界上的某一處,你可以看見一些不存在於現實世界裡的東西。

讓人們親眼看見這些東西,就是這些場所存在的意義。而在不同人的眼中,“意義”其實也各不相同。對於不了解遊戲的遊客來說,這場季節性的活動就像是一次東方題材的遊展;對環球公園來說,這並不常見——北京環球影城是好萊塢、奧蘭多、大阪和聖淘沙之後的第五個環球影城主題公園,在此之前,至少在我的印像中,從來沒有想到過環球影城會和《王者榮耀》有所結合,但當這種結合發生的時候,我在現場又感覺到這一切似乎水到渠成。

人們當然熟悉環球影城裡的那些元素,也有相當多的人熟悉《王者榮耀》中的角色和場景,而就算不太熟悉遊戲的人,也並不會覺得無法融入——在社區討論中,不少游客此前並不了解遊戲中的細節,但他們也與(不認識的)角色們愉快地合影。在他們看來,這場展覽有關於“盛唐風貌”,也是他們熟悉的中華文化背景。某種意義上說,無論是不是一個題材的受眾,都能同樣感受到幾乎同樣的快樂。

向外

你我都能感覺到,比起10年前,“遊戲”出現在了生活的更多地方。電影院、劇場、電視節目、公園……很難說一個“遊戲”的名字只對應一款能玩的電子遊戲,它可能還有10個領域完全不同的同名作品,或許稱之為“IP”的確更有道理一些。

我當然沒法在這片文章內完整囊括《王者榮耀》的全部嘗試。光是線下景區合作,我們沒有提到的就有長隆歡樂世界、南嶽衡山旅遊區、哈爾濱冰雪大世界、武漢園博園……還有即將開展的甘肅旅遊合作。其他領域的內容就更多了。

但說真的,以上這些列舉的數據加在一起也還是太刻板了,我的意思是,所有這些數據,和現場的哪怕一秒鐘的歡呼相比都不夠有說服力。

我至今記得前幾個月我在北京環球影城看到《王者榮耀》花車巡演的感受——那種氣氛令我驚訝,而現場觀眾的熱情不輸於世界上任何一部電影、一款遊戲或隨便什麼文化產品的粉絲熱情。你會驚異於優秀的作品給人帶來的快樂和沈浸感,所有的人都顯得非常快樂,他們和花車上的角色互動,在那個瞬間,你會意識到它——無論叫IP,或者隨便什麼名字都行——你會意識到它真正的價值和意義所在。它提供給人們快樂、狂喜,讓他們短暫地從現實生活中脫離,進入一個快樂的虛幻世界。

延伸閱讀  致不滅的你不死帥氣動漫頭像來襲

優秀的演員與熙攘的觀眾們

而就算僅從現實意義來考慮,IP顯然也是一個優秀文藝作品想要續存和發展的最優解。在實體經濟中,IP意味著近乎無限的發展空間,意味著一系列的產業,像更深的世界觀、更有趣的故事、更多樣化的表現形式和表達方式,比如音樂會、電影、音樂劇、乃至主題公園、跨界聯合和區域旅遊合作。

這一切有個共同點:它們都是一部作品“向外”的嘗試。無論是漫畫、動畫、音樂、線下展演、品牌合作,這些東西都是外在於遊戲的。遊戲帶來了一個世界,但這個世界未必需要總是停留在“遊戲”的框架之中,《王者榮耀》展示了這樣的過程,展示了一個數字IP從深度與廣度兩方面的齊頭並進。

在這個過程中,持續的新挑戰是必然的,但結果卻並不總是立刻就能顯現——或者說,越重要的東西,“付出”和“回報”之間的時間距離可能越大,而且在這個過程中,隨著邊界的不斷擴展,開拓者們必須不斷接受和學習新的知識。水水的工作經歷很豐富,此前《王者榮耀》與哈爾濱冰雪大世界的合作也是由她負責的,但在整個音樂劇的籌劃中,她還是覺得“這次經歷了新的體驗”。 “藝術永遠不可能是觀眾來告訴藝術家該怎麼做,”她說,“而遊戲是玩家推動我們去完善,這是完全不同的兩套思路。”

這可能是一種必然的感受,但也是一款遊戲想要擴展成為更大的世界之路上所必然遭遇到的挑戰。當一款遊戲已經不止是“遊戲”,它在新的邊界上必然會遇到新的東西。而只有努力地解決這些問題,小心地顧及所有方面,開拓者們才可能把邊界擴展一點兒——只是一點兒,但是積年累月,這種不斷拓展的行為將帶來豐厚的回報。

舞台劇是一次全新的探索

對於這樣的工作,水水做得很小心,也還是有些忐忑。這種忐忑一直持續到7月初,《摘星辰》在東莞進行了小範圍的試演,評價相當不錯。在試演後,有觀眾開始在網上分析《摘星辰》的編舞,對李白第一幕最後一場“徒有其名的詩篇”那段表示認可:“所有的舞蹈都是用現代舞方式呈現的,所有舞者其實是李白的影子。在跟隨李白的失落以及情緒轉變的時候,所有那些影子表現出的狀態,就好像一束追光打過來,影子在你身後拖長。隨著光變化,影子逐步收縮到身邊。到情緒低落的時候,影子又散開。”

水水一直有些擔心觀眾能否接受這部作品,用她的話來說,是怕“觀眾走錯片場了”。為此,她在過去總是感到緊張。但這一切都是有回報的,當《摘星辰》試演結束,她發現作品多少“能被看懂,並感受到它的美好”,雖然還有一些內容要調整,排演仍在繼續,還有許多工作要做,但她在過去兩年間一直懸著的心終於稍稍放了下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