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激勵基礎研究,國家科學技術獎原創性成果湧現


中國科技界分量最重的獎勵名單揭曉。

11月3日上午,2020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

2020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共評選出264個專案、10名科技專家和1個國際組織。分量最重的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頒給了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顧誦芬院士和清華大學王大中院士。

這200多個專案中,不僅有基礎研究原創性突破,也有和人民生活息息相關的成果應用。

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工作辦公室(下稱“獎勵辦”)相關負責人對央視介紹,2020年自然科學獎、技術發明獎、科技進步獎三大獎授獎率(下降至)14.9%,其中進步獎特等獎、一等獎數量較2019年減少20%,堅持標準,寧缺毋濫,提高國家科技獎勵的含金量。

原創成果湧現

來源:上海市科委

上述獎勵辦負責人表示,2020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評審持續激勵基礎研究、強調成果應用積澱,評選出一批原創性成果,既有在現代數論這樣的前沿領域取得的重要突破,也有致力於解決應用基礎研究或環保、衛生、農業等民生領域的重要科學問題。提名成果要求應用需滿三年以上,鼓勵科研人員潛心研究“十年磨一劍”。

基礎研究、應用基礎研究好比科技創新的“深蹲助跑”,決定了科技創新能跳多遠。根據“十四五”規劃,我國將制定實施基礎研究十年行動方案,重點佈局一批基礎學科研究中心。基礎研究經費投入佔研發經費投入比重提高到8%以上。

作為中國自然科學領域的最高獎項,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也是基礎研究領域的最高榮譽。2000年至2019年,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僅授予13項成果,且有九年出現空缺。2020年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2項全部由化學領域研究成果摘得。

平均年齡47.3歲的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包信和團隊,原創性地提出“奈米限域催化”新概念併成功實踐,為催化過程和催化劑設計走向“精準”建立了理論基礎,引領和推動了催化學科的發展。


趙東元團隊在京領獎。復旦大學供圖

更為年輕的是復旦大學趙東元團隊(平均年齡44.3歲),該團隊完成的“有序介孔高分子和碳材料的創制和應用”,原創性提出了有機-有機自組裝思想,創制了有序功能介孔高分子和碳材料,揭示了介孔獨特的物質輸運和介面反應規律。這也是時隔18年上海再次獲得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

延伸閱讀  首款劉海屏PC!曝新MacBook Pro已開始發貨:最高售價近5萬

“我們在世界上首創了這樣的材料,燒成了碳做成了碳材料,開啟了有機-有機自組裝的大門。”中國科學院院士、復旦大學化學系教授趙東元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說。

趙東元自稱“造孔之人”,“相當於拿個鑿子,在看不到的微觀世界裡造孔”。

“介孔材料是一種多孔材料,孔徑在2~50奈米。而功能化介孔材料,是將介孔材料改性而使其具有不同的功能。”趙東元介紹,介孔材料是20世紀發展起來的嶄新的材料體系,具有規則排列、大小可調的孔道結構及高的比表面積和大的吸附容量,在大分子催化、吸附與分離、奈米組裝及生物化學等眾多領域具有廣泛的應用前景。

雖從事基礎研究,但趙東元的研究跟實際應用結合得相當緊密。


趙東元團隊做實驗。復旦大學供圖

“化學是離工業最近的一門基礎學科,很多研究成果都能實現轉化。”經過不斷壓縮成本,趙東元團隊將科研成果投入到工業化生產,開展大規模製備。

而不管是基礎研究還是技術發明,科技活動往往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傳承與創新,趙東元的團隊也不例外。

除了趙東元,專案其餘的獲獎人都是他的學生。“我研究這個領域20多年,團隊現在加在一起上百人了,最初是十幾人,可以說做基礎研究的隊伍是非常大的。”趙東元說,最開心的是看到學生一個個成長起來,“這也是當老師桃李滿天下的樂趣”。

獎勵辦資料顯示,2020年度獲獎專案平均研究時間是11.9年,其中,研究時間10~15年的專案數量最多,佔比38.9%。

另外,為貫徹實施《關於深化科技獎勵制度改革的方案》關於三大獎調整獎勵物件由“公民”改為“個人”的要求,獎勵長期在華工作的外籍人士,2019年首次在自然科學獎中試點向外籍專家開放。2020年度,自然科學獎、技術發明獎、科技進步獎三大獎全部向外籍人士開放。

企業參與度提升

在各類科技活動中,企業的作用愈加凸顯。

“十四五”規劃指出,提升企業技術創新能力。完善技術創新市場導向機制,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促進各類創新要素向企業集聚,形成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用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

延伸閱讀  微信安卓版 8.0.16 更新:可進行個性化廣告管理、個人資訊瀏覽與匯出等

9月22日,國家統計局、科技部、財政部公佈的2020年全國科技經費投入統計公報顯示,企業拉動作用進一步增強。具體來看,各類企業R&D經費支出18673.8億元,比上年增長10.4%;政府屬研究機構經費支出3408.8億元,增長10.6%;高等學校經費支出1882.5億元,增長4.8%。企業、政府屬研究機構、高等學校經費支出所佔比重分別為76.6%、14%和7.7%。

今年的國家科技獎中,也不乏一些企業的身影。

由上海聯影醫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聯影醫療”)牽頭,攜手中國科學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以及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協同創新,共同完成的“高場磁共振醫學影像裝置自主研製與產業化”榮獲 “2020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一等獎”,專案攻關突破了譜儀、射頻功放、梯度功放、梯度線圈、射頻發射線圈、超導磁體等一系列核心關鍵技術,成功研發出我國首臺3.0T高場磁共振並實現整機制造與應用,填補了國內空白。這也是上海民營科技企業時隔14年再度拿下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聯影醫療董事長兼執行長張強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介紹,由於無法掌握核心部件,國產磁共振裝置主要佔據中低端市場,高階影像裝置國產率不足5%,最高階的3T磁共振100%依靠進口。而進口裝置價格昂貴,我國百萬人口磁共振擁有量不足美日等國十分之一。


金葉子攝

“自聯影成立之初,我們就開始與中國科學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展開合作,產學研醫協同創新,成功研製出我國首臺3.0T高場磁共振,實現核心部件100%自主研發,且在產品效能上整體達到國際先進、部分指標國際領先的水平。最重要的是使進口同類產品大幅降價,老百姓看病費用大大降低。”張強說。

在專案團隊看來,這一專案取得成功的關鍵,在於藉助產學研醫融合的力量,在打通研發和成果轉化過程中,企業和科研院所的合作成為重要模式。而聯影醫療和深圳先進院的合作,也有很多“特殊”之處。

專案首席科學家、中國科學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鄭海榮研究員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說道,產學研醫合作對科技創新發展至關重要。這一次的獲獎專案,深圳先進院與聯影醫療首先通過戰略合作實現頂層設計,隨後通過共同申請專案確保緊密合作,並聯合培養人才, 實現人才與資本的雙向流動。“可以說是一種技術與產業彌散融合的方式。”

他對記者提到了這批參與專案科研人員享受到的“特殊”待遇。

“10年裡,參與這個專案的一些科研人員,先進院不以申報專案、發表論文為考核指標,沒有申報任何專案,也沒有發表任何一篇SCI論文,同樣但並不影響他們工資收入、不影響職稱評定和定級,為的就是讓他們安心攻克一個科研難題,就相當於一個研發特區。”鄭海榮說。


核心團隊在京領獎。聯影醫療供圖

延伸閱讀  發現九月分享關愛活動:NVIDIA Canvas為繪畫帶來全新風格

他補充道,科研團隊還會要求研究生扎進企業學習、到各地醫院裡調研需求,而企業每年也會安排研發人員到深圳先進院聯合培養,院裡培養的學生很多在畢業後也會輸送到企業工作。

不僅聯合科研機構,臨床醫院也是醫療科技創新的重要來源。“要解決的痛點問題來自於醫院,使用過程中發現的問題也來源於醫院。”張強介紹,“裝置在剛研發出來的時候,往往需要通過頂尖高校、醫院在使用過程中發現問題,通過不斷磨合解決問題,才能讓裝置優化改進。這個過程也是不斷創新的過程,能產出很多科研文章與專利。”

以上海2020年的獲獎專案情況為例,統計顯示,在上海48項獲獎的“上海成果”中,1/3由企業牽頭或參與;與往年相比,上海獲獎通用專案中,民營企業的數量明顯增多。企業正在融入甚至牽頭佈設高水平創新網路,在創新資源配置中的主體能力和地位日益增強。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