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男神魯健:向心上人表白被拒絕,婚後又與妻子“分居”15年?



作者:顧顧 編輯:李津

來源:婚姻與家庭雜誌ID:hunyinyujiating99

前段時間,央視《魯健訪談》節目火了。

李子柒作客《魯健訪談》,這是李子柒沉寂許久後,第一次以訪談的形式迴歸熒幕。引起許多網友的關注。

但看完訪談,大家都被主持人魯健圈粉了。

整場訪談,魯健對話題節奏有著極強的把控能力,所問的問題也很有深度,為觀眾挖掘到李子柒身上那些不為人知的人物弧光。

在此之前,魯健就採訪了雷軍、郎朗、姚明等各界名人,備受網友認可,微博討論度也已超過4000萬。

其實早在2019年,魯健就憑藉《中國地名大會》火了一把。在這檔國民級的節目上,所有人都記住了這位挺拔俊朗、幽默大方的男人。


而跟他一起火的,還有央視另外一位女主播,她就是曾主持《東方時空》《新聞直播間》等熱門節目的鄭天亮。

觀眾們不由驚呼:“原來他倆是一對啊!”

事實上,魯健和鄭天亮在2004年便已結婚,如今已攜手走過17年。只是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兩人都沒有同臺的機會,魯健常年負責白天的新聞欄目,鄭天亮則屢屢亮相晚間節目。

因為節目的性質,魯健不像妻子那樣備受關注。直到《中國地名大會》,他積累了超高的人氣,隨後又在2019年主持人央視大賽擔任評委,事業迎來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臺裡的同事打趣魯健:“以前你老婆主持的都是黃金檔的節目,現在你該覺得平衡了吧。”

魯健卻感慨:“我終於不用跟她分居了!”

01相似的靈魂相隔再遠,

終有相遇的那天

1972年,魯健出生於內蒙古阿拉善盟,父親是治沙工程師,母親是圖書管理員。

魯健高一那年,父親突然患上重病,被送去北京治療。同一時期,魯健的姥姥去世。母親獨自操辦了喪禮,一邊忍受喪母之痛,一邊趕到北京照顧丈夫。

經營了十幾年的家庭,一夜間千瘡百孔,母親毫無怨言,一個人扛住所有。這種堅忍深深影響著魯健,他一改從前的散漫,將所有心思都用在學習上,發誓要出人頭地,讓家人過上更好的生活。

高三那年,魯健的成績已躍升至年級前三的行列。在填高考志願時,他在10個志願備選欄上都寫了北大。

他原以為,這麼做會讓自己沒有退路,從而更加義無反顧。但是,高考成績出來後,他以幾分之差和北大失之交臂,最後被調劑回包頭,上了一所分數線遠低於他成績的師範專業學院。

按著這樣的軌跡,魯健畢業後會成為當地的一名老師。對當時許多人來說,這已是不錯的選擇。他卻不甘於此,在聽說銀川電視臺招收播音員後,他果斷放棄體制內的工作,成為一名主持人。

許多親友不看好他做主持人,覺得他不是科班出身,可他一做就是3年。

雖然工作出色生活穩定,可魯健心中始終念念不忘當初沒能去成的北京,於是邊工作邊自學,報考中國傳媒大學的研究生。連續兩年都沒有考過,魯健一咬牙,辭掉了電臺的工作,全心全意備考。

身邊人都說他傻:“你一個大專生能進本地的電視臺就知足吧,還折騰什麼呢?”

第二年,當魯健被北京廣播學院錄取時,這些人都閉嘴了。

延伸閱讀  任何感情,都會毀於不珍惜

那一年,鄭天亮也在北京。

鄭天亮是山東煙臺人,比魯健小6歲,父親是《煙臺日報》總編,母親是廣播電臺的播音員。在父母的影響下,她從小就將主持人視為畢生的理想。

1997年,她順利考入北京廣播學院播音系,當時播音系在全國只招收3人。

大四那年,鄭天亮進入央視實習,正好遇上《東方時空》改版,她想都沒想就應聘了這檔節目的女主播。

同學趕緊拉住她:“你知不知道,他們是在找能和白巖鬆搭檔的人啊!”

作為央視收視率最高的節目之一,臺裡對主持人的要求極為苛刻,鄭天亮的表現如果稍有不慎,就會給領導留下壞印象,甚至會影響實習考評。

當鄭天亮站在鏡頭前的那一刻,演播室一片靜默。

良久,導播問:“這女孩是誰?之前主持過什麼節目?”

工作人員說:“沒有。她是來實習的。”

導播點點頭:“就她了。”

02“不好意思,我不想和同行談戀愛。”

2001年3月,鄭天亮正式亮相《東方時空》。

剛剛畢業的她,是這檔欄目中年齡最小的主持人。然而她與央視名嘴白巖鬆搭檔時毫不怯場,優雅從容的形象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其中也包括魯健。他當時正在吃飯,可節目放完了,一碗飯愣是一口沒動。他感慨地說:“這女孩真厲害,這麼年輕,竟然主持得這麼利索。”朋友笑他:“你都說了好幾遍了!”

此時,碩士畢業的魯健也得到了進入央視實習的機會。

有人說:“無論人海茫茫,相契的靈魂總有相遇的那一天。”

鄭天亮和魯健,在相距遙遠、差異很大的環境中成長,本該是沒有任何交集的人。然而,他們對主持事業的共同渴望,彌合了所有距離,最終讓他們走到彼此面前。

央視新入職的主持人都需要進行基層鍛鍊。魯健比同期同事要年長一些,而且恰好他們去的地方是內蒙古赤峰電視臺,他順理成章地成為了領隊。

在清點名單時,魯健驚喜地發現,鄭天亮也在其中。她留著一頭利落的短髮,做起事來有種不輸男生的幹勁兒,而那種獨屬於女性的溫柔,又在她那一雙大眼睛裡被悉數保留。

魯健越與她靠近,越為之著迷,但他不想讓鄭天亮覺得自己在利用職務之便故意靠近她,只能將漸濃的情緒放在心裡,平時對她並不親近,甚至話都很少說。

從赤峰迴來後,魯健與鄭天亮依然保持著聯絡。漸漸地,他開始每晚來臺裡等她,騎車接她下班,找一些機會請她出來吃飯。

鄭天亮自然能感到他對自己的不同,卻很明白地對他說:“對不起,我感覺我不會考慮和同行在一起,因為距離太近,沒有神祕感。”

魯健心裡一沉,可第二天他又約鄭天亮一起吃晚飯。

他點了一桌子菜,卻見鄭天亮有些心不在焉。他讓服務員上了一碗清淡溫熱的麵湯,端來給鄭天亮喝。

其實,那天鄭天亮確實是身體有些不舒服,出於禮貌沒和魯健說,可沒想到他這樣一個北方漢子,竟這麼細心溫柔。鄭天亮心裡不由暖洋洋的。

那天鄭天亮沒胃口,魯健也索性不吃。他猶豫了一會兒,掏出一張長長的清單,指著清單上的名字對鄭天亮說:“你說跟同行處物件很沒意思,我看不一定。你看我這上面,全是同行的夫妻,而且幸福得不得了,像楊絳和錢鍾書、蕭乾和文潔若……”

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鄭天亮不由“撲哧”笑出聲。她這才明白,原來所謂對另一半的條件,都是留給不喜歡的人的。

延伸閱讀  男人對你入心的標誌:三個迎合

03白天不懂夜的黑

經過兩年的相處,鄭天亮和魯健在2004年步入婚姻的殿堂。

不湊巧的是,他們剛要舉行婚禮,正好碰上了“兩會”召開,再加上兩人剛工作不久,手頭都很拮据,因此只能簡辦婚禮,只有各自的父母到場。

婚禮的第二天,兩人就奔赴兩會報道的前線了。他們被安排在同一個場館,但因為報道的場次不同,他們一連幾天都沒有碰頭的機會。

鄭天亮和魯健沒有想到,這樣的日子就是他們今後生活的預兆。

魯健憑藉出色表現,在兩會結束後被調去主持《中國新聞》和《今日關注》。但他沒高興幾天,就發現了問題。

鄭天亮負責主持《東方時空》和《午夜新聞》,一個在晚上6點,另一個在凌晨。她每天夜裡11點要到臺裡預錄製,凌晨一點才下播。

而魯健呢?

他的節目是錄播,需要每早6點趕到臺裡進行錄製。

如此一來,每當魯健起身上班,鄭天亮還在睡夢中,而鄭天亮下班回來時,魯健早已睡去。

在別人眼裡,他們是同事,是最親近的夫妻,可事實上,他們在同一個屋簷下朝夕共處,卻隔著最遙遠的時差。

兩人工作最繁忙的時候,一個月只在臺裡見過4次。

有一段時間,魯健晚上熬著不睡,等到妻子回家,陪她聊上幾句,然後第二天強忍著睏意起床。

半個月後,魯健的眼窩就深陷下去了,整個人消瘦得連西裝也撐不起來。鄭天亮心疼地抱住他,讓他晚上不要再等自己。她說:“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魯健眼眶紅了。

每天清晨和深夜,魯健和鄭天亮只能各自靜靜地望著熟睡中的對方,眼中藏著最深的思念。

他們無法時時“攜子之手”,卻又始終彼此扶持。

有天鄭天亮醒來,看到桌上擺好了早餐,盤子下邊有一張紙條,寫著:“一定要記得吃早餐!”後來,她每天都會吃到丈夫做的早餐,看到紙條上他寫給她的話。

這樣特別又溫暖的交流方式,讓兩個人的心始終貼近。

2007年,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了。鄭天亮考慮到魯健父母的身體不好,主動提出把孩子送到煙臺。魯健擔心會給岳父母添麻煩,鄭天亮父親就對他說:“我早把你當成自己的兒子了,你又何必與我們見外呢。”

丟掉央視主持人的濾鏡,鄭天亮和魯健不過是一對為了生活攥緊拳頭、相互扶持的普通夫妻。他們沒有充裕的存款,沒有寬敞的房子,連一個面對面的擁抱都顯得奢侈。

但他們的愛情,沒有因為時空疏離與生活瑣碎,逐漸褪去斑斕的色彩。

作家劉娜曾說:“夫妻和婚姻的本質,是一份信賴對另一份信賴的疊加,一個生命對另一個生命的託付,一顆靈魂對另一顆靈魂的治癒。”

因為包容和信賴,他們始終相信彼此的堅持,會等到修成正果的那天。

04所有陪伴時的苦,

總會笑著與人述說

這一等,就是15年。

魯健曾說,《中國地名大會》是對自己最重要的節目,不僅因為這個節目讓大家認識了自己,更因為它讓自己和鄭天亮在工作作息方面變得同步。

延伸閱讀  原來,男人眼裡,他愛的女人和愛他的女人,區別很大

憑藉飆升的人氣,魯健的曝光率持續走高,他也由此得到更多與鄭天亮同臺的機會。

一起演唱越劇,配合默契,相得益彰。


合唱《時間都去哪兒了》,四目相對,眼裡滿是柔情。


兩人在臺上的每一句對話,每一個眼神,都像在釋放十餘年的思念。

經過多年的打拼,魯健如今已是金話筒獎的得主,鄭天亮也成為央視數一數二的女主播。

破舊狹窄的出租屋,已換成100多平米的房子,他們終於在北京這座城市,擁有了體面從容的生活。

2015年,他們的第二個孩子出生,但不用再像8年前那樣,把孩子送去煙臺,忍受骨肉分離的煎熬。他們將老人接到北京的新房中,享受團聚的天倫之樂。

鄭天亮的微博上,時常晒出和家人的生活照,眼裡滿是幸福。

在《主持人大賽》上,魯健把那段“分居”的時光調侃為“白天不懂夜的黑”,逗得節目嘉賓笑得合不攏嘴。

鄭天亮也在脫口秀上,吐槽魯健在生活中的一些癖好,明明是埋怨的語氣,卻讓觀眾直呼“在撒狗糧”。

這讓我想起《親密關係》中的一句話:“對於一段婚姻,守護總比破壞來得困難,但回報卻是永遠的幸福。”

初見時的明麗,繾綣時的深情,終究要經受歲月的稀釋,生活的剝啄。

但歲月靜好的婚姻本不是理所當然,所有長久都離不開相愛的兩個人,為彼此拂去生活的荊棘。

就像鄭天亮和魯健,儘管他們的人生裡寫滿挑戰與孤單,卻無損他們守護彼此,最終等到了不起的甜。

婚姻不會一帆風順,但被深愛的人緊握著手,便是人間值得。

請相信,如今忍受的煎熬,遲早有一天,你會和你愛的人笑著與人述說。

願相愛的人共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