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GPU創業熱,誰能成長為“中國英偉達”? GPU對於人工智慧技術發展至關重要,市場前景巨大,壁仞科技、沐曦、摩爾執行緒……群起湧入的中國創業公司,需要跨越哪些門檻?



在今年上海的世界人工智慧大會現場,華為、商湯、高通、英特爾、阿里達摩院代表,政府官員、行業領袖雲集……但是,在這個中國最高規格的人工智慧科技大會上,最出風頭的卻是一眾晶片創業公司們。

這些初創公司展臺上擺放著各式板卡、晶片、應用案例。展臺前,中國創業者們很是熟練,向參展觀眾講述著各自挑戰最大人工智慧(AI)半導體公司英偉達,奪取AI計算制高點的故事。

目前,我國已經有了一批新創的GPU新勢力公司,這一長串名單包括壁仞科技、沐曦積體電路、天數智芯、登臨科技、芯動科技、摩爾執行緒等等。這些公司已經成為了一級市場投資人們追逐的熱點。

幾乎所有受訪投資人都告訴介面新聞,GPU值得一看,但外界瞭解太少。相比於大家都更為熟悉的CPU晶片,GPU得到的重視程度還遠遠不夠。業界共識是,我們在CPU方面已在追趕,但在GPU、FPGA(可程式設計晶片)等領域,幾乎還未起步。

一方面,GPU對於人工智慧技術發展至關重要,市場前景巨大;另一方面,華人在GPU領域有得天獨厚的人才優勢。兩相結合,業界都在期待這一批GPU新勢力公司中,誰能殺出重圍成長為下一個英偉達?


GPU是加速器,對整個人工智慧行業有基礎承載作用。

英偉達是AI時代受益最大的半導體廠商。它主營的GPU即圖形處理器,起初為遊戲與視訊渲染設計,後成為AI計算不可或缺的基礎設施,被稱為GPGPU(通用圖形處理器):GPGPU去掉圖形渲染部分,為處理人工智慧、專業計算等加速應用而生。

AI的核心是演算法、算力和資料,三者缺一不可,當行業對AI的需求越來越大,現有的算力很難滿足,製造GPU,能夠更好的服務使用者。這是GPU時代來臨的背後邏輯。

“實際上人工智慧最核心的部件就是GPU,如果沒有GPU,中國的人工智慧可能很難發展起來。”壁仞科技創始人張文認為,在全球AI計算市場,GPU約佔1/3左右份額。而用於伺服器端的GPU加速計算市場,英偉達等海外巨頭幾無對手,接近壟斷。

浪潮科學研究院首席架構師姜凱分析稱, 從整體GPU應用來看,面向PC或遊戲的圖形卡實際上佔據大多數,約有50%以上的份額。而側重於平行計算的資料中心、高效能運算等,大概佔據30%的份額。此外,還有一些面向汽車、工業等視覺化細分應用領域。

延伸閱讀  紅米價格亮劍:天璣1100+67W+5000mAh,跌至1399元

“我們看到在資料中心領域,獨立GPU在某些計算型別,尤其是矩陣計算、HPC(高效能運算)有一定獨特的優勢。”一位英特爾技術專家告訴介面新聞,“作為一個通用的計算供應商,英特爾是提供計算能力的,還是應該投入這一市場,進軍GPU也是因為看到了它增長前景。”

相比於CPU和專有AI計算晶片(ASIC),GPU在深度學習上的效能、通用性更佳,被網際網路客戶廣泛採用,用於電商興趣推薦、深度學習模型計算等。

“在伺服器及雲端大規模應用GPU,是因為它的通用性好,可以執行各類神經網路,這也與雲端計算的需求非常吻合。” 登臨科技創始人兼CEO李建文稱,但另一方面,GPU計算AI負載時的效率還不是很高。這就需要各家公司從架構著手針對AI計算進行優化,這也是創業公司的機會。

一位關注AI領域的投資人告訴介面新聞,如果只做AI晶片很容易遇到發展瓶頸,因為AI需求變化很快,而晶片設計長達三至五年的週期很難跟上節奏,想象空間受限,轉向GPU更加合理,“打通演算法和晶片,做到軟硬體一體,估值空間會更高。”

隨著GPU成為AI計算的事實架構標準,英偉達市值節節攀升,至今已超過5000億美元。反映出英偉達在人工智慧晶片和資料中心業務優勢。

這一波GPU創業浪潮的中國晶片公司們由壁仞科技領銜。創始人張文曾是商湯科技的總裁,2019年夏天,張文籌備壁仞科技,從無到有成立了一支GPU研發隊伍,核心管理團隊成員洪洲、焦國方、徐凌傑各有GPU產業背景,出身阿里平頭哥、高通、英偉達等。10月,壁仞科技宣佈前AMD全球副總裁李新榮加入,出任聯席CEO,專注組織管理及產品設計。

從2019年9月9日壁仞科技註冊成立到2021年3月完成B輪融資,壁仞科技在18個月內累計融資額超47億元人民幣,創下國內晶片創業公司的融資紀錄。

2021年8月,沐曦積體電路宣佈完成10億元人民幣A輪融資。而天數智芯、登臨科技、摩爾執行緒等公司打出GPU旗號後,投資人紛至沓來,均在數月內密集宣稱獲得數億元投資。

和壁仞科技、沐曦積體電路一樣,包括天數智芯、登臨科技、芯動科技、摩爾執行緒等初創公司,成為一級市場追逐的熱點。

另一邊,投資人期待,若找到一家“中國英偉達”,投資回報想必可觀,進而成為“大衛迎戰歌利亞”式的以弱勝強故事。

延伸閱讀  不止退一賠三車主,車頂維權女車主也被特斯拉索賠 500 萬元

介面新聞採訪的大量投資人都表示這一領域值得一看,對比大家都更為熟悉的CPU晶片而言,GPU得到的重視還遠遠不夠。業界共識是,國家在CPU方面已在追趕,但在GPU、FPGA(可程式設計晶片)等領域,幾乎還未起步。

實際上,由於華人在GPU領域出類拔萃,為GPU新勢力們供給了大量人才。過去20年,華人在GPU領域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近年來,大批人才被中國創業機會吸引,陸續回國或離開外企,成為這批初創企業的領軍人物。

若再仔細翻看各GPU新勢力高層履歷,不難發現各家源自兩大GPU巨頭的行業背景:天數智芯首席科學家鄭金山曾在GPU公司ATI工作,ATI被AMD收購之後,後任職AMD首席技術專家。

沐曦的創始團隊主要來自AMD,CEO陳維良曾在AMD擔任圖形研發高階總監,CTO楊建曾任AMD Fellow(院士),硬體首席架構師彭莉曾任AMD首席架構師。沐曦計劃採用更先進的5奈米工藝打造首款晶片。

總部位於北京的摩爾執行緒成立於2020年10月,CEO是原英偉達中國區總經理張建中,CTO張鈺勃曾在英偉達工作,在圖形學和GPU平行計算上有較深理解。值得一提的是,洶湧的GPU創業潮,AMD成為最大“苦主”。高薪挖角下,導致其中國研發部門人才流失嚴重。

這背後是中國創業公司對GPU人才的飢渴。”我知道他們用不少獵頭,有很多研發的職位在招。”熟悉摩爾執行緒招聘的獵頭Melody告訴介面新聞,“他們融了不少錢。”

儘管晶片未出,一些GPU公司已經提前佈局,公佈了一些行業合作伙伴。但有熟悉此類合作的人士告訴介面新聞,那些“諒解備忘錄”“專案協議”並非銷售協議,而是框架協議,並不代表明確的採購意向。“籤框架協議並不難,難的是怎麼落實流片生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