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麗抗疫記錄:離瑞需先自費集中隔離,買菜也要核酸陰性證明


記者 | 席小丹

編輯 | 翟瑞民

1

雲南省瑞麗市姐相鄉銀井寨的客棧老闆鳳漢從自家店4樓往窗外望去,不遠處的中緬邊境線上,兩道圍欄聳立,鐵絲網綿延看不到盡頭。每天,她都能看到戍邊工作者在圍欄中穿梭、巡邏。

銀井寨,是一座傣族村寨,也是中國唯一的“一寨兩國”村。1960年中緬兩國勘測國界時,在銀井寨中間樹起一塊中國71號界碑,將村子一分為二。這裡有玉石鑲成的國界線、東南亞文化景觀,每年都能吸引上萬遊客前來觀光。

疫情之前,鳳漢每天都要到客棧安排住客,但現在,她只是偶爾才上樓掃一次灰塵。近7個月以來,客棧幾乎未接待任何住客。“以前旺季的時候,遊客多得數都數不過來,眼睛忙得發花,腳底都是疼的。”她回憶道,“現在是能吃能睡,每天都閒著。”

鳳漢的丈夫以前在瑞麗市區工作,結婚後,和她一起另經營一家燒烤店,每天合計收入上千元。燒烤店在去年疫情爆發後不得不停業,現在夫妻二人僅靠賣早點的收入維持生活。“早點也只能賣給村裡人,街上已經空了。”她說。

村裡隔天會進行一次集體核酸檢測,這已成為少有的熱鬧場面。鳳漢每次要抱著兩歲的兒子去排隊。瑞麗市疫情防控指揮部規定,1歲以上的兒童都需要檢測。

空蕩、停滯、艱難,是瑞麗居民接受採訪時用得最多的形容詞。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這座三面接壤緬甸的小城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抗疫挑戰。因為地處通關口岸,人員流動頻繁,加之中緬邊界線犬牙交錯,這裡成為病毒突破口。

疫情爆發後,瑞麗就一直處於警戒狀態。2020年9月,瑞麗出現第一波新冠肺炎疫情,此後一直到現在,瑞麗市已斷斷續續遭受疫情多次衝擊。9月底,瑞麗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在迴應網友留言時曾稱,隨著緬甸局勢持續動盪,疫情不斷惡化,戰情、警情、疫情疊加,加之全國各地釋出滯留緬北人員勸返公告後,導致大量境外自首人員基本上選擇從瑞麗自首入境,尚有上萬人等待入境,致使瑞麗超負荷接收境外自首人員。

2021年10月29日,瑞麗市舉行新聞釋出會介紹,境外迴流人員持續輸入病例,近期瑞麗檢出陽性率持續在20%以上,7月份以來,在境外迴流人員中檢測出716例新冠陽性患者。10月1日以來,當地共檢出本土新冠病毒感染者19例,其中確診病例2例,無症狀感染者17例,發生社羣傳播擴散的風險仍然存在。

瑞麗市人民政府副市長楊謀在新聞釋出會上說,“疫情嚴重影響了群眾的生產生活,廣大群眾共克時艱,正在經歷非常艱難的時期,令人欣慰的是,至今未發生疫情外傳。”

這得益於當地政府實施得嚴格防疫措施。一旦開始實施封閉管理,當地所有居民需居家隔離,隔離期間學校和各類培訓機構全部停課。除保供超市、農貿市場、醫院、藥店外,其他經營場所一律停業。同時,瑞麗警方嚴厲打擊非法偷越國(邊)境行為,嚴懲偷渡者及其組織、協助、容留者。

延伸閱讀  健康過“十一”,從吃好開始

這種嚴格管控使得近期瑞麗市新冠肺炎病例一直保持在零星散發狀態,但當地民眾,也不得不承受非常防控措施帶來的生活壓力。

今年4月,鳳漢兩歲的兒子得了咳喘,需到縣城醫院做霧化。但村裡有封鎖措施,因病離境需提供證明,要求村委、鄉委和鎮委的三個公章蓋齊。縣醫院距離自家不到二十分鐘車程,但鳳漢一家為集齊公章花去了半天時間。

不過這種麻煩鳳漢表示已經習慣,“其實也不算麻煩,就是需要跑一跑。平時也是閒著。”鳳漢發愁的主要是客棧沒有了客人。

據統計,2019年,瑞麗市旅遊人數達561.9萬人次,同比增長10.3%;旅遊業收入128.9億元。疫情發生後,2021年1-5月,瑞麗市共接待遊客58.8萬人次,同比下降39.69%。旅遊總收入7.75億元,同比下降68.81%。

與旅遊業一同陷入停滯的,還有瑞麗的翡翠生意。

這裡曾是享譽全國的“東方珠寶城”,成立於2000年的姐告玉城曾以熱鬧的玉石早市而聞名。3年前,乘著直播賣貨風頭,玉城規劃出直播夜市區。至2020年,整個德巨集市片區登記註冊d額珠寶玉石翡翠經營市場主體有11341戶,直播基地入駐商家2772戶,註冊賬號3208個,從業人員達6萬餘人。據統計,2020年1月至5月,瑞麗市“直播銷售”的金額達到36.6億元。

石麗便是其中一位直播賣玉的供貨商。2010年前,23歲的石麗從福建來到瑞麗,與丈夫在市區開了一家玉石實體店。2019年,她看準機會,開始為直播基地的主播供貨。今年3月29日之後,直播賣玉戛然而止,石麗便徹底閒了下來。

在瑞麗市信訪局領導留言板上,有翡翠生意人留言,“為什麼不讓發翡翠物流?在瑞麗封閉這幾個月基本沒有收入,我們上有老下有小要吃飯生活,請領導想個周全的法子讓我們的玉石能正常發物流。”

信訪局的回覆是:“當前,我市的疫情形勢仍然複雜嚴峻,疫情防控遠未到可以歇一歇的時候,我們必須保持清醒頭腦,不能有絲毫鬆懈麻痺。德爾塔變異病毒傳播力極強、致病性高,正以極快的速度在傳播。因此採取嚴格措施,在疫情期間,翡翠暫不能發快遞,就是為了限制貨物流動,爭取以最短的時間撲滅疫情,儘快恢復快遞。”

對此,一些人想要離開到別處另謀生路,但是很多人又因為離瑞政策的高成本而暫時困在原地。瑞麗防疫政策規定,有特殊情況需離瑞的,可申請自費集中隔離14天后離瑞,第1、4、7、14天開展核酸檢測,第四次雙採雙檢。非抵邊村寨和社羣人員,不具備因公、因病、因喪、因學四種情形,願意自費集中隔離7天后離瑞的人員,第1、4、7天開展核酸檢測,第三次雙採雙檢。

“好幾個月沒有經濟來源,還要自費隔離、檢測,這很讓人為難。”一位翡翠生意人林先生說,“如果能按照國家政策,低風險地區提供48小時核心酸檢測陰性證明就可以離境,讓人自由往來,資金一旦開始流轉,情況應該會好很多。”

林先生和妻子在瑞麗做了20年翡翠生意,兩個20出頭的孩子也準備繼承家業。如今四口人每天在家中閒坐,“偶爾出門買菜,去菜市場要提供核酸檢測陰性證明。”

接受採訪時,石麗正在隔離酒店裡陪伴8歲的小女兒上手機網課,丈夫帶著10歲的大女兒在另外一個隔離房間。前天,她居住的小區發現了一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當地立即派車接所有居民前往附近的板房隔離區。女兒對這種安排有些牴觸,她勸女兒要樂觀,“我們在隔離,但是大家也都在隔離,堅持一下就過去了。”

板房隔離區牆面透風,飯食不盡人意,也沒有熱水,經過多次申請,她的家人得以調到隔壁房間隔離,“在這裡10天了,覺得和在家的區別也不大,都是陪孩子上網課。”

延伸閱讀  90後媽媽三胎生下三胞胎!媽媽說,壓力很大,但很幸福!

瑞麗市疫情防控指揮部4月1日舉行的新聞釋出會訊息顯示,當地中小學校3月30日開始停學,全市涉及停課學校52所,32000多名學生和2300多名教職工開啟線上教學。中間短暫的復課後,7月10日起又恢復了網上授課。

“我家的孩子學習習慣很好,是班上的前三名,上網課也能跟上。但對基礎一般的同學,家長也沒法輔導的,可能就不那麼容易。”石麗說,“老師只有在教室裡才知道哪個學生知識掌握的好,哪個學生掌握的不好。視訊是千篇一律的,不管你會不會,一條視訊對付所有人。”

面對升學的壓力和民眾的呼籲,瑞麗市人民政府副市長李茜10月29日在新聞釋出會上表示,瑞麗市克服困難、創造條件,將部分教室、功能室改為學生、教師宿舍,優先保障了高三年級復學,同時想盡一切辦法讓高二、初三年級的學生也回到了課堂。但是由於大部分學校住宿條件有限,達不到封閉管理的要求,其他年級的學生暫時無法返回學校。

李茜說,“對達到封閉管理條件的學校,從11月5日起將安排有序復學,對暫不具備封閉管理條件的學校,待瑞麗市疫情平穩度過一個潛伏期後,再有序安排錯峰錯時復學。”

為了保障民生,瑞麗市政府給生活困難的民眾制定了補助標準,比如按照每人補助1000元標準,為抵邊村民、低保戶、建檔立卡貧困戶、殘疾人、大病家庭、下崗困難職工、自然災害受災群眾、企業困難職工等八類困難群體總共68780人發放救助金6878萬元。

同時,瑞麗市為疫情期間生活困難的常住居民和流動人口發放大米、麵條、食用油、肉類蔬菜等生活物資23000份,餐飲、農貿商超、日用品消費券300萬元,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物資“愛心包”7萬餘份。發動幹部職工幫助農戶銷售農副產品8000餘噸。

石麗也嘗試申請補助,但發現自己的家庭未達到困難戶的標準。“你說窮吧,我們好歹有一間房,一輛車;你說有錢吧,我們都7個月沒收入了,壓力非常大。可是想一想那些更困苦的人,還是把補助留給他們吧。”石麗有些無奈地說。

最近幾周,瑞麗的情況引發越來越多地關注。曾在瑞麗掛職副市長一年的戴榮裡於10月28日在網路上發文,呼籲外界關注瑞麗疫情,“長期的封城,形成了這個城市發展的死結。恢復生產和必要的經營顯得十分急切。政府應該總結經驗教訓,兼顧大局和區域性、民生和管控的各個側面,綜合考慮治理方案。”

對此,據澎湃新聞報道,瑞麗市委副書記、市長尚臘邊迴應稱,戴榮裡的觀點僅代表個人,不代表組織,並稱文中內容用的是四五年前的一些資料,“(瑞麗)現在暫時還不需要(援助)”。

戴榮裡在接受紅星新聞採訪時則表示,瑞麗目前存在的困難和問題,當地老百姓最有發言權。他建議,在可控的情況下,瑞麗應儘可能在小區域、小範圍內恢復生產,產開一些經營活動,“長期封閉下去,一些正常經營維持不下去,一些適齡兒童上不了學,這不是一個好辦法。”

介面新聞注意到,瑞麗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尹忠德10月29日在新聞釋出會上表示,瑞麗市將在國家、省、州的關心支援下,繼續抓好民生保障工作,暢通民意溝通渠道,每天收集梳理群眾反映的急、難、愁、盼問題,建立民生工作任務清單,限時辦理完成,積極迴應群眾關切。

如果開啟手機地圖,可以看到離71界碑不到100米的地方,鳳漢的客棧依然營業,房費89元一晚。她仍然在為客棧支付電費,每月800元。她也在定期打掃房間,準備著隨時迎接住客。

“以前開客棧很累,但現在也很想念累。”她說。

(文中石麗為化名,實習生張仟薈對此文亦有貢獻。)

延伸閱讀  關於血脂檢測的實用建議,NLA釋出最新科學宣告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