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餘棟:後疫情時代人民幣資產是全球資產的避風港


“後疫情時代,人民幣資產是全球資產的避風港。”10月23日,大成基金副總經理兼首席經濟學家、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長姚餘棟,在由《財經》雜誌、《財經智庫》主辦的“2021全球財富管理論壇”上如此表示。本屆論壇聚焦“打造開放創新的財富管理新高地”。


大成基金副總經理兼首席經濟學家、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長姚餘棟

姚餘棟談到,2011年,周小川行長有一個關於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思考,當時就預見了美聯儲從三次QE之後要縮表。今天,又回到了周小川行長當年的思考,即國際貨幣體系古老懸而未決的問題,又面臨著全球資產財富管理。

姚餘棟認為,美聯儲的極速擴表,實際上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確實幫助美國比較順利走出了疫情。但美國的房價和股市暴漲,通脹預期已經超過了2%,這種情況到了房租裡面還會持續上漲,房租佔了通脹的30%左右。美聯儲上個月明確表示要停止購債,而且停止購債的速度非常快,約明年這個時候就完成了,我們會看到美國十年期利率可能很快到2%,美元指數大幅度升值。這種情況下,全球流動性不足來了,這會直接導致還沒從疫情中走出來的新興市場需要提前加息。目前已經11個國家加息了,比如,俄羅斯央行已經加息6次。同時,美元指數飆升,新興市場國家貨幣兌美元兌人民幣雙貶,人民幣的指數即將突破100,顯然中國經濟已經不再是完全的新興市場。當美國債券利率向上波動,新興市場在加息、貨幣貶值,歐洲加拿大等收益率不夠穩定時,只有到中國,一個擁有政策性利率3%以上的全球安全性資產,人民幣還有一定升值趨勢。

他總結道,今天又回到了周小川行長提出的國際貨幣體系的不完美,美聯儲即將停止購債和加息,引發全球的流動性拐點,新興市場面臨嚴峻的挑戰甚至動盪。如此情況下,中國經濟雖遇挑戰,但總體處亂不驚。

以下為發言原文:

我的核心觀點是,在後疫情時代人民幣資產是全球資產的避風港。

2011年,就是10年前,周小川行長有一個震動全球金融界的,關於改革國際貨幣的思考,當時他就預見到了美聯儲要縮表,2013年全球震動,一個主權國家給全國提供流動性,人家不需要錢的時候他提供,人家需要錢的時候他走了。

延伸閱讀  改革丨工商業電價實現“能跌能漲”

今天又回到了小川行長當年的思考,就是國際貨幣體系古老懸而未決的問題,又面臨著全球資產財富管理。首先,美國的MMT已經事實上做到了,美聯儲的急速擴表,實際上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但是,美國的房價和股市暴漲,通脹預期已經超過了2%了,而且很快到房租裡面還會持續上漲,房租佔了通脹的30%左右。美聯儲上個月明確表示要停止購債,明年大約這個時候就完成了。這種情況下我們看到美國十年期利率可能很快到2%,美元指數大幅度升值。

在這種情況下,全球流動性不足,不管以前吃的多飽,現在撤梯子了。根據美國國內的情況需要這麼做,但這種情況會導致還沒有恢復,還沒有從疫情中走出來的新興國家,需要提前加息,11個國家加息,俄羅斯央行加息6次,美元指數加升,新興市場國家貨幣兌美元兌人民幣雙貶,而人民幣的指數CFETS即將突破100,顯示中國經濟已經不再是完全的新興市場,我們還是特立獨行的。

這種情況下,新市場怎麼辦?這一次美聯儲又要收縮加息,這個過程可能有五六年時間,新興市場面臨嚴重的考驗。美國肯定是債券已經空了,股市是中性的。到新興市場,不敢去,那邊還在加息,貨幣在貶值。去歐洲、加拿大收益率太低,也不夠穩定,只有到中國,通過我們的債券通,我們政策性利率3%以上全球的安全資產,而且人民幣還可能升值,有一定的升值趨勢。

另外一個,我們堅定的擴大和金融的對外開放。中國的股市是長期慢牛,長期慢牛不等於容易掙錢,我們長期是股債雙牛。所以概括出來就是,10年後的今天又回到了周小川指出的國際貨幣體系的不完美。對美國來說美聯儲即將停止的購債和即將的加息,引發全球的流動性拐點。新興市場面臨嚴峻的挑戰甚至動盪。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經濟,雖然我們也有很大的挑戰,總體來說處亂不驚,穩步改善。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從去年疫情以來,我認為是近乎完美的,三次直達實體,相對早的又迴歸正態。所以造就了人民幣資產在這樣一個後疫情時代,在國際比貨幣體系解決不了的時候,是全球財富管理的安全避風港。

千萬不要低估美聯儲縮表和加息的決心。MMT去年整個的撒錢,極度的寬鬆,把資產負債表幾乎擴大了一倍,購債明年就結束了,這就像以前每天都有頓飯吃,突然沒錢了,沒東西吃了,雖然你胖了,但是流動性更多了,美聯儲提供了全球流動性一半,之後可能還縮表,然後加息,因為大量的資產負債表都已經進入了抵押品市場,會外溢到了房地產和股票市場裡,股票暴漲,房價暴漲,特斯拉員工都承受不了了,這是跟利潤率直接相關的。

美國在CPI和PCE通脹裡頭,30%是房租。房租的上漲是以後逐漸上來的,擋都擋不住的,五年期的通脹預期突破了接近2.77%,超過了預期。通脹預期猛如虎,不是通脹猛如虎,所以一定會堅定不移的縮表,而且會加息,全球流動性的拐點已經來臨了,要不怎麼解釋十幾個國家都在加息,人家害怕了,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兌美元、兌人民幣雙貶。

我覺得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從去年三輪的直達實體,再加上提前的正常化,近乎完美,所以我們可以獨步武林,處亂不驚,不需要跟隨。

延伸閱讀  10月16日道指收漲382.2點,納指漲73.91點

美聯儲MMT確實是極度的寬鬆,應該說喜憂參半。他一出手確實很大程度上從疫情中拯救了美國的經濟。同時把房地產、股票包括全球大宗炒起來,還有數字貨幣炒起來了。炒起來以後他要縮小,就是我們說的理論他要縮小,全球經濟拐點沒了,不管通脹怎麼樣,通脹預期怎麼樣,非常清晰的訊號要停止購債,要加息。大宗商品的上漲,第一個是貨幣因素,第二個在供給端,關於低碳的問題,巴黎協定以及即將召開的G20,可能會有所調整,全球對碳的問題目標更為現實一些。如果調整一下,還是要靠油,因為供給端會有改善。但是,改善以後加上美聯儲,我們不能完全依靠美元,SDR也太少了,將來靠人民幣,但是美國的流動性要收縮了。碳的問題可能在G20上有一個調整,所以大宗可能基本上到一定程度上了,漲幅不一定那麼大。

一萬億共和黨和民主黨已經達成協議了,3.5萬億帶有福利色彩的計劃,由於債務上限的問題已經削到2萬億。12月3號這個時間很重要,因為美國國債已經不可持續了 所以還要談判,兩萬億不一定能保得住,一萬億是共識。今年美國經濟是6的增長速度,明年是4的增長速度,以後估計也會保持相對的高速,高速情況下,促使他進一步購債,加息,全球流動性拐點就來了。這又回到了小川行長很早指出的,2021年又是個輪迴。而新興市場倒黴,現在人家撤梯子了。10年前中國開放度沒有那麼大,現在咱們北向通3萬億,南向通,整個債券通3萬億,合計將近1萬億美元,正好到中國來,持有3%以上的無風險利率,還有王慶總說的,趙行長說的,中國A股的收益率,以及港股,都是做的很好的10%以上的全球最佳的資產的避難港灣。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