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變局下,中國製造業的新出路


作 者:方君翊

來 源:正和島

相比缺煤限電,中國製造業,其實正面臨著一場更嚴峻的長遠挑戰。

多年來,製造業一直是中國經濟的“壓艙石”。早在2010年,中國就已成為了世界第一製造業大國,如今,“中國製造”在全球範圍內的佔比超過35%,規模是美日德的總和。

然而,光輝燦爛的實體經濟成績之下,是中國製造業面臨的巨大壓力——2020年,我國製造業比重下降到26.18%,這已經是2012年以來連續第9年下降,與2011年製造業比重32.06%相比,累計下降了5.88%。

中國製造業的轉型,迫在眉睫,關乎存亡。

面對困境,就要尋求改變。多年來,中國製造業一直處於經濟高速發展的快車道中,受益於不斷開拓的“增量”市場。但在經濟增長平穩化、外貿波動的今天,如何利用數字化、資訊化技術改造製造業,讓製造業突破“存量”市場帶來的“內卷化”困境,正成為當前每一家深耕於製造業的企業探尋的方向。

相比 “打造數字化產業生態”這樣高大上的理想,真正推動轉型的痛點,往往更加現實——“企業管理、組織架構與職能設定無法打通頂層決策和一線執行”、“不知如何處理與經銷商的關係”,以及“如何和客戶綁的更緊密”。這些都遠遠超過“沒資源”給企業帶來的痛苦。

顯然,在越發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現實中的問題更為重要。

就在10月15日,在蘇州舉行的第二屆兩化融合暨數字化轉型大會上,騰訊企業微信分享了包含“一橫一縱”的製造業二維戰略。在這套戰略裡,企業微信為製造業所遇到的真困境與現實問題提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解決方案。


01、從“孤島”到“共生”,締造一個生生不息的良性迴圈

這兩年,對於國內知名大廠——三一重工而言,意義非凡。

2020年11月,三一重工與企業微信達成了合作,以“管理經銷商、連線消費者”邏輯為基礎,研發了專屬的三一SCRM系統,這套系統對三一重工的上下游鏈條進行了徹底地規範化和透明化,實現了對60多家代理商,六七十家分公司的組織化管理。


不僅如此,更重要的是,這套系統內新增了30萬名企業客戶,可以通過系統直接洞察C端客戶的需求,並進行連線和服務。三一重工利用這套系統,實現了為客戶提供圍繞裝置交付、保修的服務,甚至創造了“數字化租賃”的新模式。

這對三一重工而言,不僅僅是溝通、管理方法上的效率提升,更重要的是,實現了商業模式上的革新。而這套系統的基礎邏輯便來自於企業微信“一橫一縱”管理戰略中的橫向系統。

“一橫一縱”戰略,簡單來說,就是利用企業微信,橫向提升市場敏感度,連線供應商、產業鏈上下游、消費者,加強企業內部與上下游產業鏈、消費端的直接溝通;縱向提升管理的敏捷度,連線企業內的人、裝置、系統,保障從高層管理者到基層員工資訊的快速暢達。以數字之力,成為一條貫穿企業管理、生產、分配、流通、消費等各個重要環節的“高速公路”。


這套“一橫一縱”的二維戰略源自德國工業4.0,它機動性極強,可以根據企業的個性化需求,靈活拆分應對,確保製造業的數字化程序按需進行,不會耗費“無用功”。三一重工,就是靈活地在“一橫”的基礎上,針對自身的需求,從而研發運用了三一SCRM。

而中交建,則在“一縱”的邏輯下,實現了企業內48 套分公司系統、500 多個數字化應用的數字化統建,打破了各子公司系統資訊之間真空的“資訊壁壘”,實現了對16 萬員工、60 個子公司的一體化統籌。

延伸閱讀  2021新思科技開發者大會:攬數字芯光,話未來芯願


其實,許多耳熟能詳的製造業巨頭,都是企業微信“一橫一縱”戰略下的受益者與見證人。

中石油通過企業微信,整合了100多個辦公應用,和分佈在全球各國的50萬員工形成了溝通網路,業務流程效率提升30%;長安汽車主機廠,利用企業微信進行場內培訓,光培訓普及成本就節省了280萬;五菱汽車在“一橫一縱”的基礎上,實現了員工和車主的直連,直接觸達客戶最根本的需求,成為了如今的新能源汽車品牌銷售冠軍……

從這些成功經驗中不難看出,企業微信此番助力中國製造業數字化轉型的具體舉措,是為製造企業構建一個“掌上工廠”。企業微信副總裁盧青偉對此解釋為:“‘掌上數字工廠’的核心,是以連線為前提、資訊效率為動力引擎,驅動企業與上下游、消費者的直連,實現價值增長。”

也就是說,企業微信對自己的定位,是作為一個製造業數字化“聯結器”而存在的,它連線的兩端,有企業與終端使用者、有製造鏈的上游與下游、有管理層與一線員工、有總部與經銷商……

其實,這被連線的兩端該如何避免溝通的“真空地帶”,恰恰是多年來製造業難以克服的“硬骨頭”。不管是在生產、運輸、供應的各個製造業上下游鏈條之間,還在“重巒疊嶂”的公司管理層級內部,如何讓資訊能迅速、透明、無誤地進行傳達,都是製造企業必須克服的難題。

而企業微信“一橫一縱”二維戰略最大的意義,就是實現了製造業內外雙重的“無障礙交流”,與高度的“合作共生”。從長遠來看,這種透明高效的數字化交流模式,革新了製造業的管理模式,讓不同層級間的資訊觸達更加高效。同時,也可以助力讓製造業上下游企業,以更為便捷的方式尋求共同發展。

從“孤島”到“共生”,這套二維戰略,將會促成一個生生不息的良性迴圈。

02、聚沙成塔,賦能中國製造業的“金字塔基石”

不得不承認,一個行業中的龍頭,往往有著最敏銳的觸鬚,和最為迅速的反應。然而,組成一個行業的大多數,卻是處於“底層”的中小團體。他們是金字塔的底座,卻也是中國製造業發展壯大過程中,最為重要的“基石”。

眾所周知,中小企業作為數量最大、最具活力的企業群體,是我國實體經濟的重要基礎。根據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的資料顯示,中小企業具有“五六七八九”的典型特徵,即中小企業貢獻了我國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但是就數字化程度而言,據有關機構研究測算,我國企業數字化轉型比例約為25%,遠低於歐洲的46%和美國的54%。這些資料一方面說明了中小企業是製造業數字化轉型的主戰場,是實體經濟發展的主力軍,另一方面凸顯了中小企業處於數字化轉型困境。

儘管理論界一直在強調在當前國內國際形勢下進行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性,不斷髮出類似於“數字化轉型已不是選擇題,而是關乎生存和長遠發展的必修課。”這樣的呼聲,但中小企業一談到數字化轉型,常態就是“不會轉、不能轉、不敢轉”。若論及原因,無外乎缺人才、缺技術、缺資金、缺服務等老生常談。即使有一批企業踏上轉型之路,仍然處於“過河摸石頭”的階段。相關資料顯示,89%的中小企業處於數字化轉型探索階段,8%的中小企業處於數字化轉型踐行階段,僅有3% 的中小企業處於數字化轉型深度應用階段。

企業微信也為製造業,提供瞭解決燃眉之急的“及時雨”,讓規模不那麼龐大、經費不那麼充裕的大量“小廠”,也能切實感受到了數字化帶來的改變與優勢。

企業微信為製造業中這些“沉默的大多數”,制定了全套免費並免培訓的數字化工具,且質量並沒有因為免費而導致質量的下滑,從裝置巡檢、報餐,到打卡、審批等等流程,都可以迅速且便捷地完成數字流程。

湖南全康電子科技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從事智慧家電生產的湖南“小巨人”企業全康,利用企業微信原生、免費的能力,搭建了專屬自身的“數字化工作臺”,解決了打卡、即時通訊、審批的第一步建設,並且在2020年初全員遷移到企業微信,車間最大年齡64歲的工人也能迅速上手。

人人可用,人人會用。這意味著,企業微信不僅成為了製造業大廠數字化的“東風”,也成為了小廠的“燈塔”。高效的數字化交流,不再是“巨頭”們的特權,而是隨著企業微信的普及,飛入尋常百姓家。

深圳廠商景旺電子,也承載著這股風,實現了數字化工具的高度應用。作為一家印製電路板民營企業,高精製造的行業需求,註定了景旺對生產流程與溝通效率的高度重視——任何一點小失誤,都有可能導致一批產品的報廢。

然而,景旺內部工種繁多的1.4萬名員工,導致任何的溝通聯絡都要“層層遞進”,效率低下不提,連透明無誤的資訊傳達都成了問題。

企業微信的出現,解除了景旺的困局。2019年,景旺在企業微信上搭建起工作臺。如今,企業微信系統會在工人換班時,自動生成按照分管業務、層級推送的報表到每個管理者的手上。一旦裝置、工人、產品出現細微的問題,系統報表可以幫助負責人會迅速掌握問題動向,從而大大提高了人機協作效率和良品率。

延伸閱讀  中國空間站首位女航天員王亞平:飛天夢永不失重

越來越多的中小企業,像全康和景旺一樣從企業微信的發展中受益。資料顯示,在企業微信誕生僅僅兩年後,民營企業就佔了整體使用者數量的 53%,並且中小微企業佔到了 32.17%,組織年營業額 500 萬及以下的佔到了 23.19%。

中小企業們用實際行動,表達了對企業微信的支援。

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中國製造業之所以可以獲得成功,恰恰是因為各個環節上的“聚沙成塔”,而在這個數字化轉型的重要節點,諸如企業微信這樣“普惠”式的助力,才是中國製造業的“金字塔基石”們,所真正需要的。

02、讓“大象”像豹子一樣奔跑起來

曾有人作出過這樣的比喻:全球的製造業里美國是頭腦,網際網路公司提供了大腦式的上層建築,製造業的心臟是德國和日本,四肢是中國。

由此可見,中國製造業想要走向產業鏈價值鏈的高階,從“中國製造”變為中國“智造”,數字化是必經之路。我國工業和資訊化部部長肖亞慶就在今年9月表示:“世界經濟數字化發展、數字化轉型是大趨勢,製造業數字化轉型,確實是關係到生存和發展的‘必修課’。”

全球製造業數字化的戰局,早就在幾年前就拉開了帷幕。在如今全球暗潮湧動的經濟形勢下,誰先搶得製造業數字化轉型的先機,自然也就在這場“混戰”中,擁有了更多的話語權。

德國率先佈局發力。2011年,在德國漢諾威工業博覽會上,“工業4.0”戰略被首次提出。2013年,該戰略報告正式被作為德國的國家戰略,目的是以數字化賦能實體經濟,從而保護“德國製造”的國際領先地位。

從提出到實施的十年中,“工業4.0”已然在德國落地生根、開花結果。普華永道研究預測,工業4.0將使得德國製造企業效率提高將近20%,為德國企業每年帶來超過300億歐元的收入。

另一個鮮明的例子是美國。美國為促進最新數字生產技術在工業的應用,建立了由聯邦政府領導的國家制造業創新網路。在網際網路和實體工業對接中,谷歌與美國製造業的“雙劍合璧”就是一個成功的典範。

調查顯示,美國66% 的製造業高管,每天都在使用谷歌開發的人工智慧應用程式與智慧雲;有36%的製造企業,正在使用谷歌開發的人工智慧等數字化模式,進行供應鏈管理、風險管理、和庫存管理。

日本也在製造業的數字化轉型上,付出了大量心血。2018 年 6月,日本政府釋出的《日本製造業白皮書》強調,要“通過連線人、裝置、 系統、技術等創造新的附加值”,正式明確將高度的數字化、高密度的互聯化,作為日本製造業發展的戰略目標。

這場數字化浪潮,來勢洶洶,將世界製造大國與強國均裹挾其中。

延伸閱讀  想簡單明瞭地理解元宇宙,還能有什麼辦法?丨週末副刊vol.17

中國是製造業第一大國,製造業向來也是中國經濟的“定海神針”。中國製造業這頭”大象”,以沉穩的速度邁進多年,體量大、步伐重,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數字化時代,如何能實現一場“輕盈轉身”、讓行業內無論體量大小的企業都能享受到數字化的成效,成為了中國製造業轉型最大的難點和痛點。

而且,由於中國製造業多年來在各個環節上的“野蠻生長”,企業發展水平良莠不齊、強弱懸殊,導致了數字化程序上的“千企千面”。這使得中國製造業想要實現數字化、智慧化的全方位落地,必須誕生一個恰如其分的“助推器”,它不僅要靈活機動地根據企業需求、幫助其實現內部組織架構和管控機制的數字化,同時還要助力打通產業上下游的交流壁壘,共贏共生,打造良好的製造業生態系統。

事實上,大多數的中國製造業企業由於規模、能力、經濟的限制,很難單憑一己之力,制定出系統完善、且兼具落地實操性的數字化模型。如今,大多數成功實現數字化轉型的企業,都藉助了具備數字化轉型諮詢與規劃能力的“外腦”。

這不難理解,畢竟“大象”要起舞,要像德、美、日一樣的“豹子”般奔跑,需要借力打力,才能事半功倍。而企業微信在這場轉身中所扮演的角色,就是一根合適的槓桿,通過自身原有的優勢,以輕巧之力,助力整個製造業的數字化變革。

而也正因有了這樣的助力,中國製造業的數字化,必定是藍海無限、未來可期:E-works最新調研資料顯示,99%的中國製造企業對數字化轉型持支援態度,約80%的企業已經制定了數字化轉型規劃,且超過40%的企業已經將數字化轉型作為企業核心戰略。

製造強國,科技興國。當尖端科技與製造業撞了個滿懷,迸濺出的火花是驚人的。

這是一個時代的大事,也是一個時代的“大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