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游戏业务上线两年,成功还是失败?


2021年,当Netflix宣布将在自家平台上线游戏产品时,人们并没有感到惊讶,反而兴趣寥寥。在此之前,他们提供的游戏服务都是一些互动影视剧节目,例如风靡一时的《黑镜:潘达斯奈基》《大神偷卡门:偷不偷》等,但这股“游戏”热度并没有持续太久。另外,《Shooty Hoops》之类较早登陆的轻量级游戏对玩家也缺乏吸引力,未能掀起波澜。

但随着Netflix收购《奥森弗里》(Oxenfree)系列开发商Night School Studio之后,情况开始发生变化。一大批游戏开始涌入平台,其中既有《Into the Breach》《肯塔基0号路》等独立佳作,也不乏改编自Netflix自有IP、量级较小的作品,如《妙厨大烤验:极限烘焙》。如今,这家流媒体公司为用户提供了覆盖众多品类,复杂程度和叙事深度各不相同的游戏,过去2年在游戏行业的耕耘取得了阶段性的成绩。

Netflix的游戏没有广告或内购,而是基于订阅模式的盈利方式,这对于Cardboard Computer等独立团队来说具有相当的吸引力

作为Netflix收购的首批游戏工作室之一,Night School近期推出了《奥森弗里》续作《奥森弗里2:消失的信号》(Oxenfree II: Lost Signals),并收获了如潮好评。游戏总监布莱恩特·坎农指出,续作之所以能获得良好口碑,离不开Netflix的支持。“我记得工作室被收购时只有15人,如今团队已经有20多名成员。换句话说,现在有了更多人手来制作更加优秀的游戏。”

团队规模的扩大,也使得Night School能够将《奥森弗里2:消失的信号》带给世界各地的更多玩家。“我们将游戏翻译成30种不同语言,考虑到游戏拥有大约20万的文字量,这相当不可思议。”按照坎农的说法,续作除了在技术和内容方面有所提升外,Netflix还允许团队自主创作,这才是带给Night School的最大价值。“从创作角度来讲,我们一直能保持团队独立性,这是我个人最关心的事情。”

在许多游戏公司被大厂兼并、重组甚至彻底关闭的环境下,Night School有能力保持创作的独立性,这一点非常难得。工作室联合创始人、《奥森弗里2:消失的信号》首席编剧亚当·海因斯承认:“在决定被收购之前,我们确实有些谨慎和紧张。”不过他强调,Netflix也明白游戏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未知领域,只有通过合作,才有机会迅速站稳脚跟。

延伸閱讀  《寶可夢:晶燦鑽石·明亮珍珠》:系列困境的具象化

Night School表示Netflix很依赖这些被收购的工作室,渴望与他们共同努力探索如何在新兴的流媒体游戏领域前进

与此同时,Netflix游戏部门还会积极推进与第三方工作室的合作。

Ripstone Games是一家英国开发商,前段时间推出了《后翼弃兵:棋盘对战》(The Queen’s Gambit Chess),一款改编自同名热播剧的游戏。Ripstone擅长为扑克、国际象棋等传统棋牌项目制作电子游戏,并不属于Netflix,是他们主动向Netflix提出了这一想法。

“2020年10月,《后翼弃兵》在Netflix首播时一炮走红,直接推动了网上国际象棋爱好者人数飙升。”Ripstone市场营销和业务发展主管杰米·布雷肖说。他还提到,受疫情期间社交隔离政策的影响,人们纷纷寻找与家人、朋友交流互动的安全方式,并因此爱上了电子游戏。“我们制作的游戏可以完美地满足那些需求,所以联系了Netflix。”

《后翼弃兵》改编自沃尔特·特维斯的同名小说,在开播28天内就突破了6200万户家庭的观看新纪录

有趣的是,在当时,Netflix尚未正式启动游戏业务,甚至还没对外公布。在与Netflix的谈判中,Ripstone的交谈对象是Netflix授权团队。“在详细介绍策划案之前,我提了这样一个问题:‘很多公司宣传他们将成为游戏界的Netflix,我想知道,Netflix能不能成为游戏界的Netflix?’他们的反应令我震惊。”布雷肖回忆。

从某种意义上讲,那个问题促使了Netflix决定提前公开新业务,同时也完全改变了Ripstone为《后翼弃兵》制作游戏的计划。“突然之间,我发现自己准备大谈特谈的所有好想法似乎都行不通了。”布雷肖说,“所以我临时改变了主意,转而向Netflix提议为《后翼弃兵》创作一款全新游戏。”

按照布雷肖的说法,为了完成那款作品,双方进行了密切合作。“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他们从来没有过度干预,而是一直在学习……作为合作伙伴,Netflix向我们展示了极大的信任、爱和支持,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懂国际象棋,想帮助我们实现创作愿景。”

在《后翼弃兵》热播近3年后,Netflix推出了这款衍生游戏,完全面向新手玩家,并提供网络对战功能

虽然Ripstone和Night School仅仅是Netflix整个游戏生态系统中的一小部分,但从这两家工作室的经历不难看出,Netflix倾向于为游戏工作室提供资源,并允许他们自由创作。另一方面,这些接受Netflix赞助的工作室也有可能将众多原创IP改编成电子游戏。

亚当·海因斯透露,Night School曾与Telltale Games合作开发过一款未对外公布的《怪奇物语》衍生游戏,但后来因Telltale突然倒闭而叫停。“老实说,我们经常讨论是否要将某些现有IP改编成电子游戏,Netflix总是直接发话:‘就说你们想做哪个吧。’”

延伸閱讀  初音未來“永恆之地”手辦,畫師Rella原畫設計,髮型設計超美

布雷肖也提到,今后也许会围绕Netflix的其他剧集制作游戏。“对Ripstone来说,围绕人们喜欢玩的游戏建立社区非常重要。台球、扑克等游戏能够让人们聚在一起,肯定能够在Netflix平台上拥有一席之地。”

Netflix在芬兰新开设的内部开发工作室由Zynga和EA前总经理Marko Lastikka(左二)领导

通过与游戏工作室的合作,Netflix还有可能为自家平台上的一些流行游戏创作衍生剧集。“这肯定是我们的目标之一。”海因斯说,“当我创办这家工作室时,就希望我们制作的所有游戏都有机会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漫画或其他产品,所以我们对此持开放态度。”

Netflix的游戏战略很容易让人想起这一平台的早期做法,即投入巨资签约电视剧或电影项目,希望找到能够吸引海量用户观看的内容……Netflix不愿透露其游戏业务的相关数据,但2022年的一份报告指出,在网站所有会员中,只有不到1%会玩平台所提供的游戏。但考虑到他们拥有约2.21亿会员,游戏的日活用户仍然是个相当庞大的数字(近170万)。与此同时,Netflix即将推出自己的云游戏功能,并正在为即将成立的一家内部工作室招募人手,目的是开发一款PC端的3A游戏。

在和其他流媒体平台的竞争中,游戏究竟能否为Netflix带来优势?Night School、Ripstone等工作室很乐意帮助Netflix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Netflix还不知道最好的行动方案是什么,在这一点上,他们对自己和对我们都很坦诚。”海因斯说,“他们只想推出一些游戏,看看玩家和观众的反应,然后在此基础上做出最佳调整。”

 

本文编译自:theverge.com

原文标题:《Two years later, Netflix is still experimenting with games》

原作者:Ash Parrish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触乐网站观点。


Posted

in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