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幸福債務重組方案出爐:2192億金融債務將獲清償


受巨集觀經濟環境、行業環境、信用環境疊加疫情影響,華夏幸福在2021年伊始流動性緊張加劇,並陷入到“股債雙殺”的局面中。

財聯社(北京,記者 李潔)訊,在陷入資金危機數月後,華夏幸福(600340.SH)債務重組方案終出爐。

9月30日,華夏幸福釋出了債務重組方案以及股票復牌的公告。該公司稱,在地方政府的指導和支援下,初步擬定了債務重組計劃。

根據債務重組計劃,華夏幸福2192億元金融債務將通過以下方式妥善安排清償,包括賣出資產回籠資金約750億元;出售資產帶走金融債務約500億元;優先類金融債務展期或清償約352億元;現金兌付約570億元金融債務;以持有型物業等約220億元資產設立的信託受益權份額抵償;剩餘約550億元金融債務由公司承接,展期、降息,通過後續經營發展逐步清償。

與此同時,華夏幸福將於2021年10月8日開市起復牌。

不過,華夏幸福方面亦表示,債務重組計劃目前尚未經公司董事會審議,具體內容後續尚需與金融機構債權人委員會進一步溝通,並可能根據溝通情況進行調整,在取得相關決策機構的同意後方能最終確定,債務重組計劃涉及相關事項尚存在不確定性。

債務重組方案“姍姍來遲”

公告顯示,對於變現能力強的資產,華夏幸福將積極尋找資金實力強、協同效應好的潛在投資者予以出售,回籠資金主要用於償付金融債務。

據悉,華夏幸福賣出資產預計能夠回籠資金約750億元。其中,回籠資金中擬安排約570 億元用於現金償付金融債務;剩餘部分用於落實住宅開發和交付責任,及恢復產業新城及其他業務板塊的正常運營,以保障經營債務及承接金融債務的清償。

此外,出售資產將帶走金融債務約500億元。

“出售專案公司的自身金融債務,隨專案公司股權出售一併帶走並轉出公司, 展期、降息,由專案公司依據債務重組協議約定還本付息。出售專案公司通過債務置換方式,有條件承接相應的由公司統借統還的金融債務,置換後的債務展期、 降息,具體置換方式由公司、可出售專案公司的收購方、相關金融債權人具體協商。”華夏幸福方面稱。

延伸閱讀  你離“租房自由”還有多遠

華夏幸福還計劃通過優先類金融債務展期或清償約352億元。其中應收賬款質押和實物資產抵押的金融債務展期留債,維持原財產擔保措施不變,展期期間利率下調;與房地產開發建設等業務相關的開發貸,由相關金融機構維持開發貸餘額不變,利率下調,存量專案逐步銷售償還,新增專案逐步投放。

除此之外,該公司擬將約220億元有穩定現金流的持有型物業等資產設立信託計劃,並以信託受益權份額償付相關金融債務。

”剩餘約550億元金融債務由公司承接,展期、降息,通過後續經營發展逐步清償。展期屆滿後,根據企業後續經營情況,可協商直接清償或繼續展期。”華夏幸福方面表示。

該公司在公告中透露,對於此前由於企業經營困難,本債務重組計劃項下的金融債務,已發生未支付的利息豁免或利隨本清,如選擇利隨本清,則利率下調;已發生未支付的罰息、違約金、複利及其他違約責任予以豁免。

根據公告,截至2021年9月初,華夏幸福累計未能如期償還債務本息合計878.99億元。

在經過資產及業務重組後,華夏幸福將保留孔雀城住宅業務、部分產業新城業務、 物業管理業務及其他業務。

其中,孔雀城住宅業務板塊,將多措並舉緩解資金壓力,通過成立專門的住宅開發和交付運作平臺,由“政債企”三方共同監督,提振去化速度和銷售價格,逐步恢復孔雀城板塊融資功能。而產業新城業務佈局過於集中的問題將明顯改善,抵禦區域政策和市場風險的能力顯著提高。

“公司通過債務重組、持續運營,在地方財政、稅收、土地政策的支援下,將逐步完善經營狀況,恢復‘造血’能力,積極爭取修復資信,及早恢復融資能力,保障公司經營債務和公司在現金清償及信託受益權份額抵償後承接的金融債務的穩定清償。”華夏幸福方面表示。

覆盤華夏幸福危機始末

受巨集觀經濟環境、行業環境、信用環境疊加疫情影響,華夏幸福在2021年伊始流動性緊張加劇,並陷入到“股債雙殺”的局面中。

延伸閱讀  原創:海天味業時隔四年再漲價

1月份以來,該公司旗下多隻債券下跌,不僅發行的境內債集體下挫,同時其存續美元債也出現異動。隨後,華夏幸福被穆迪、惠譽、中誠信等評級機構下調信用評級,引發市場對該公司兌付風險的關注。

2月1日,華夏幸福首度公佈了其債務逾期情況。2月2日,該公司董事長王文學在內部講話中坦言,公司出現了債務償付問題,新增融資又全面受阻,業務現金流根本無法覆蓋償付需求。可注入的資金,基本枯竭。

對於華夏幸福陷入流動性危機的原因,王文學表示,公司當下的困境有外部衝擊的嚴重影響,但核心還是內部原因造成的。“第一是錯誤研判了環京的房地產形勢,投資過於集中;第二,新拓區域尚在培育中,效果不及預期;第三,前期擴張激進,管理不夠精細;第四,多輪疫情衝擊使經營困境雪上加霜。”

此外,在資產質量方面,華夏幸福產業新城業務結算速度較慢,回款週期較長,其存貨和應收賬款中沉澱了大量土地整理和基礎設施建設投入,資金週轉效率有待提升。

2021年中期業績報告顯示,今年上半年,華夏幸福實現銷售額139.68億元,較上年同期下降66.69%;營業收入210.68億元,同比下降43.63%;淨虧損94.8億元。

華夏幸福陷入流動性危機後,如何自救一直備受外界關注。

“去年危機發生後,公司除了多措並舉、積極自救,同時也緊急向河北省委省政府、廊坊市委市政府求助,各級政府的領導小組和工作專班,與公司保持全天候、全方位對接溝通,直接指導風險化解工作。”王文學在內部新年講話中說。

2月初,華夏幸福債委會組建會議暨第一次會議召開,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及各監管機構河北省分支機構、河北省政府、廊坊市政府相關領導、王文學及230多家金融機構代表均出席。

“會議的主要目的是成立華夏幸福金融機構債權人委員會,確保金融機構債權人形成合力,以‘不逃廢債’為基本前提,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公平公正、分類施策的原則,穩妥化解華夏幸福債務風險,依法維護債權人合法權益。”華夏幸福方面向記者表示。

與此同時,華夏幸福出售了部分資產。該公司陸續將嘉興南湖專案賣給了融創;將南京上秦淮地塊轉手給了金茂和,並將位於武漢的新洲雙柳地塊出售給江西房企中奧地產;還將武漢裕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51%股權,作價2.0279億元出售給。

“短期華夏幸福需要藉助銀行信貸和戰略投資者支援,來化解債務風險。長期來看,華夏幸福需要在保證公司正常運轉的基礎之上不斷降低槓桿,滿足房地產融資新規的要求;積極調整營銷戰略和全年供貨節奏,提高銷售業績,保證債券的到期償付。”國盛證券分析師楊業偉曾表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