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街機遊戲的英國人


大衛·萊恩(David Lyne)不會吹噓自己是英國最頂尖的街機玩家之一,但他仍然是一項世界紀錄的保持者,在許多遊戲的高分榜也榜上有名。

2016年,經過18個月的練習後,萊恩在射擊遊戲《小蜜蜂》(Galaxian)中獲得了200多萬分,創造了世界紀錄。 “我從來沒有考慮過要去破世界紀錄。”萊恩一邊說,一邊盯著自己手裡正在玩的《大金剛》,“我之所以挑選《小蜜蜂》,是因為它是我接觸到的第一款遊戲,當時才9歲。”

傳統

遊戲一直是萊恩生活中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童年時,家人經常帶他去布萊克浦過暑假,還會逛街機廳。隨著年齡增長,萊恩自己也常去那裡玩。 “有時會在街機廳把坐公交車的路費——最後10便士——花掉,然後冒雨步行回家。”

玩家大衛·萊恩在Arcade Club

如今,40多歲的萊恩仍然對遊戲充滿熱情。每週都會逛一次當地的Arcade Club街機廳,在那裡苦練技術。 “我連續玩《小蜜蜂》好幾個月,有一回拿到了大概60萬多分,於是就想,我已經很擅長玩這遊戲,分數足夠進入前三名了,提交吧。”萊恩回憶說,“但Arcade Club的老闆安迪·帕爾默告訴我:’不,這還不夠,你能拿第一名。’”

萊恩和帕爾默是2014年認識的,當時帕爾默已經開始經營Arcade Club。帕爾默是一位狂熱的玩家和遊戲收藏家,他在蘭開夏郡的羅森代爾經營一家擁有4間分店的電腦維修連鎖店,Arcade Club位於維修店的後邊,擺放了帕爾默收藏的大約30台彈球機和街機。帕爾默向玩家收取10英鎊的茶點費,能在那裡玩4小時。

6年後的今天,帕爾默已經將街機廳搬到了曼徹斯特郊區的伯里,佔地3層樓,原址是一家舊皮革廠。 Arcade Club擁有超過1500台彈球機和街機,被很多玩家認為是歐洲規模最大的街機廳。 “它讓我重獲新生。”帕爾默說,“當我40多歲的時候,由於iPad和智能手機變得越來越流行,維修店沒什么生意了。開這家街機廳給了我動力,推動我繼續前進。剛開始所有人都說,這行不通。現在人們的想法完全變了:’天啊,這真不可思議。’”

延伸閱讀  非人哉:黑鳥王請吃飯,白澤聊起白獸王的故事,總裁哭成淚人

老闆帕爾默

Arcade Club街機廳內部

在Arcade Club裡面,你能在樓梯間的牆上看到許多電子遊戲角色,它們在紫外線燈的照射下熠熠發光。這家店的底樓擺放著大量街機櫃、Xbox主機和電腦,包括一台價格高達2.5萬英鎊、支持4名玩家遊玩的《碟中諜》街機櫃(全英格蘭只有兩台),二樓則提供了很多日本節奏遊戲、格鬥遊戲和彈球機。

走上三樓,你還會看到成排的古早街機遊戲,例如《爆破彗星》《吃豆人小姐》和《星球大戰》等,其中大部分誕生於上世紀80年代,也最令帕爾默感到自豪。 “你能聞到嗎?那是空氣中的臭氧,來自陰極射線管的電力,現在沒有誰會那樣製作街機了。”

世嘉新推出的《碟中諜》非常炫酷,是一款可以4個人一起玩的光槍遊戲

現實

英格蘭的街機行業已經變得與過去完全不同。雖然仍有大約30%的人口每年都會逛街機廳,但英格蘭的街機玩家數量正逐年減少。英國娛樂和遊樂設備行業的貿易組織Bacta的首席執行官約翰·懷特說:“導致這種現象的原因很多,例如海濱城鎮缺乏投資——即便在疫情爆發前,前往海邊觀光度假的遊客數量也越來越少了。”

當然,疫情對英國街機行業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 “整個疫情期間,街機廳沒有任何收入,也沒有政府的支持,沒有更多企業倒閉已經算得上奇蹟了。”

街機廳裡的氛圍感

另一方面,隨著大量傳統街機廳倒閉,市場上出現了一些採用新技術和混合式體驗的新式街機廳,位於倫敦旺茲沃思區的Gravity就是其中之一。 Gravity提供《馬力歐賽車》等主機遊戲和幾款音樂節奏遊戲的遊玩,但那家店裡的電子卡丁車、保齡球館、瘋狂高爾夫球場和Electric Gamebox等其他遊樂設備對顧客更有吸引力。玩家可以將錢存進充值卡(1英鎊兌換10個積分),還可以積攢兌獎券。

“我們的街機擁有傳統體驗元素,但通過與亞馬遜等公司合作,融合在線兌換等玩法,它們能夠帶來更豐富的玩法。”Gravity Leisure首席執行官邁克爾·哈里森說。哈里森從小就在父母經營的海濱街機廳玩遊戲,他能理解傳統街機廳的獨特魅力。 “它們仍然有市場。我曾經在傳統街機廳工作超過30年,隨著新技術的出現,顧客體驗和心理期望也在不斷發展。我們發現無論老幼,大部分顧客都願意接受這些新技術。”

按照帕爾默的說法,傳統街機廳也適合所有年齡段的玩家——在Arcade Club的顧客當中,很多人都已經六七十歲了。 “他們打電話問我有沒有《太空侵略者》(Space Invaders),對新遊戲不感興趣,只想玩在二十幾歲時玩過的老遊戲。”帕爾默說,“有些人已經很多年沒走進街機廳了,他們眼含熱淚,在店裡走來走去……”

延伸閱讀  從《彈珠大作戰:殭屍圍城》到《滾彈吧殭屍》:Zing Games的獨立遊戲之路

帕爾默懷念年少時和哥哥保羅一起玩街機的那個年代,他認為,當某些高齡玩家玩遊戲時,可能會從屏幕中看到童年時的自己。萊恩也回憶說:“我還記得初次走進街機廳時的情形,《小蜜蜂》是觸動我的第一款遊戲。大約有20年沒再玩過了,再次相見的感覺非常美妙。除了我,恐怕沒人能連續一年在玩《小蜜蜂》。”

在Arcade Club裡,帕爾默僱傭了超過50名員工。每週一到週三,這家店會關門維護,以確保所有機器都能正常運行。舊皮革廠內部的車間裡堆滿了零件,包括從日本進口的街機櫃、從盧頓運回的成堆的顯示器,以及等待維修的機器等。

Arcade Club的庫房裡還堆積著大量老物件

特雷茜·格里夫從5歲那年就愛上了電子遊戲,她第一次接觸遊戲是在父親的BBC Microcomputer上面遊玩《吃豆人》。目前,她是Arcade Club的一名志願者測試員。 “我每週都會測試這個房間裡的所有機器。”格里夫說,“反正我每周有4天空閒時間,所以一位經理就問我想做做測試工作嗎?我對自己能出一份力感覺很棒。”由於經常要到街機廳測試機器,她還給自己買了一對無指抗關節炎手套。

在疫情期間,格里夫不願使用Arcade Club的會員卡享受折扣,而是堅持支付全價,以幫助這家企業度過艱難時期。帕爾默則拒絕接受外部投資,目的是確保始終能以優惠的價格服務街機遊戲玩家。

對萊恩來說,光顧街機廳的目的並非挑戰世界紀錄或懷舊,而是與帕爾默、格里夫等朋友相聚。 “各行各業的人都可以逛街機廳。在這裡你可以將麻煩統統扔到門外,暢享遊戲帶來的快樂時光。”

本文編譯自:vice.com

原文標題:《Meet the Arcade Lovers Keeping Retro Gaming Alive in the UK》

原作者:Nana Baah

* 本文係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