鏖戰新冠第三針:下一個千億市場誰是大贏家?


10月份以來,疫情又開始在中國大地上頻頻出現,“超長傳播鏈”一度成了這段時間的關鍵詞。截至目前,疫情已傳至19省區,感染者超600人。

作為抵擋病毒的關鍵屏障,加強針接種也在有序推進。

根據國家衛健委公佈的統計資料,截至10月底,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完成全程接種人數已經超過10.7億人。這些人中,完成全程接種滿6個月即可接種加強針。

從各地實施細則看,9月份開始,加強針已經開始面向3月1日前、4月1日前、5月1日前完成全程免疫的18歲以上人群全面開打,重點人群優先。

據八點健聞不完全統計,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均已開打加強針,其中北京、上海、廣東等全面開打,部分地區陸續開打。同時,3-11歲人群的接種也已經在20多個省份啟動。

而從業界的角度來看,隨著基礎免疫範圍的進一步擴大,加強針市場空間也將持續釋放。


新冠疫苗的千億造富神話

不可迴避,新冠病毒橫掃全球,且不斷變異之下,新冠疫苗已經成了近兩年醫藥行業新的“財富神話”。

從國家衛健委統計資料看,截至10月底,中國國內已經接種22.6億劑疫苗,同時為100多個國家提供了15億劑疫苗,總量已經接近38億劑。按照單劑60元到90元計算,總市場規模已超2000億元。

按照東興證券4月份預測,僅中國境內新冠疫苗市場規模就可以達到1500億到1800億元之間。從今天的視角看,這還只是基礎針的份額,即使僅以目前10.7億完成全程接種的人群計算,未來,加強針的市場規模也在642億到963億元之間。

輝瑞2021年的三季度報顯示,新冠疫苗已經為其營收貢獻了240多億美元,該公司預計到年底僅憑此項就可以收入360億美元。而在此之前,即便是“藥王”修美樂(艾伯維的阿達木單抗)年銷售額也只在200億美元。

在中國,上半場的鏖戰中,康希諾、智飛生物等也都有不俗的表現,國藥和科興更是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

據多方機構推測,科興生物上半年的利潤就在500億元以上。以其上半年10億劑左右的供貨量推算,科興疫苗的銷售收入至少在千億元以上。

下半年,滅活疫苗勢頭不減。根據科興生物近日公開的資料,截至9月,該公司已向中國提供了12億劑疫苗,佔到了中國總接種量的52%;同時還有8億劑疫苗出口到了全球近50個國家。而這20億劑的總量也達到了全球接種量的四分之一左右。

截至8月底,國藥也為全球供應了超16億劑的新冠疫苗。

而就中國市場而言,基礎針空間基本飽和。圍繞加強針市場爭奪的暗戰早已經悄然打響了。隨著疫情進入新階段、更多競爭者的入局,新冠疫苗市場爭奪戰也從前期的遭遇戰,進入新的競爭階段。

只是,在先發優勢之下,對於已失先機的企業來說,加強針,能成為他們的強心劑嗎?

加強針暗戰,雄心與豪賭

加強針之戰,中國藥企入場比預想更早。

“新冠疫苗採購屬於應急防控”,湖北省政府特聘產業教授、武漢博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CEO吳克博士告訴八點健聞,這也就是說,具體的路線選擇、免疫計劃,都是由國家統一安排。

因此,作為影響決策的重要途徑,圍繞“加強針”、擴大應用人群等研究早已經展開。

根據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科研攻關組疫苗研發專班工作組組長、國家衛生健康委醫藥衛生科技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鄭忠偉在一次新聞釋出會上所言,國藥和科興,從2020年底,也就是首個滅活疫苗剛上市,就已經開始關注加強針的研究。

6月5日,科興生物董事長尹衛東在接受央視採訪時,正式公佈了“加強針”二期臨床研究結果——完成中國滅活疫苗兩劑免疫後,隔三個月六個月接種第三針,抗體可以在一週內迅速跳到10倍,半個月可以達到20倍。

8月初,康希諾生物聯合創始人、首席科學官朱濤在接受北京日報等媒體採訪時透露,已有研究發現,初次接種康希諾疫苗6個月後,接種一針加強針,體內中和抗體水平可增加8倍左右。

這一時期,正是德爾塔變異毒株在中國破防,成為全球主要流行毒株的階段,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已經完成全程免疫接近6個月,而最新研究也發現,面對德爾塔毒株,現有疫苗抗體都有回落的趨勢,早期接種mRNA、腺病毒載體等技術路線的國家,如以色列已經開始接種第三針,甚至第四針。

延伸閱讀  經濟日報:多地加大保障性租賃住房供給,房價會下跌嗎?

完成全程免疫後,仍用同一技術路線疫苗加強效果,這是同源加強;如果用不同技術路線的疫苗來加強就是序貫加強。

滅活疫苗在中國是主流疫苗,相關企業的研究也集中在同源方向的,而對於接種量相對較小的康希諾,更想通過加強針滲透到滅活疫苗的群體。

9月初,江蘇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朱鳳才團隊與北京生物技術研究所、東南大學等聯合開展的研究結果,就在醫學生物類論文預印本平臺medRvix上釋出出來。

研究者發現,給完成兩針滅活疫苗的志願者,使用腺病毒載體疫苗作為兩針滅活疫苗的加強針,14天后抗體水平升高78倍。這種異源加強方式,比同源,也就是用滅活疫苗來加強,抗體水平高出15.2倍左右。

這無疑也是康希諾爭取更多份額的有力籌碼。

當然,在准入環節,科學研究只是一個方面。產能、歷史表現、業績、團隊情況等都在考察範圍內。

為了爭奪加強針,在產能上,這些企業都做了充分的準備。

為了滿足加強針生產的需要,國藥在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北京生物製品研究所都建成了生產車間;在蘭州、長春、上海、成都都有分裝車間。到年底產能可以達到70億到80億劑。

今年5月份,康希諾也表示要與合作方上藥三維生物一同向上藥康希諾增資11億元,這將進一步提升克威莎的產能到5至7億劑。

復星醫藥也早早在上海金山改造了工廠,6月份的股東大會上,復星醫藥董事長吳以芳曾表達8月份產業線建成並開始正常生產的願景。

甚至,產品仍在三期臨床的沃森生物,前不久,也宣佈已斥資5.2億元,建成了可年產2億劑疫苗的mRNA疫苗生產廠房。

考慮到這些投入都是發生於疫苗的第三針臨床結果仍懸而未定的情況下,疫苗公司們幾乎是在進行著一場賭注巨大的豪賭。

跑馬圈地,還要靠速度和產能

有投入,卻不一定能收穫。9月份,新冠疫苗加強針全面開打,方案確定為“同源加強”。

至此,儘管有漂亮的資料加持,康希諾還是沒能奪得加強針的主動權。

中國疾控中心免疫規劃首席專家王華慶在近期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釋出會上明確:“從加強免疫上他們(世界衛生組織免疫戰略自信專家組)建議使用同源疫苗,就是相同技術路線的疫苗,尤其是滅活疫苗建議開展後續增加針次加強免疫接種。”

他表示,如果要採取序貫免疫就必須要有證據、研究結果。

Third Bridge高臨諮詢高階分析師Mikaela Franceschina也向八點健聞表示,美國也並沒有採取“混打”的方案,歐洲及其他國家採取該措施,主要也是由於供應問題。

這也意味著,至少在現階段,加強針的市場仍將攥在原主流技術路線手上。

靴子落地,投資市場信心的“過山車”開始向下急速俯衝。

作為“新冠疫苗第一股”康希諾市值一度超過千億,如今每股價格已經從年初的450元高點一度跌到了180多元的新低,市值蒸發650多億元。

復星醫藥,也因為復必泰遲遲未獲中國國家藥監局批准上市,不僅錯失基礎針市場,還正在錯失加強針市場,面臨機構出逃、股價幾近腰斬的多重打擊。

事實上,下半場的開局,早在開場前,就埋下了伏筆。

延伸閱讀  10月16日道指收漲382.2點,納指漲73.91點

有疾控人士告訴八點健聞,各省份使用哪種疫苗受到多種因素影響,資金、國家分梯次接種的安排、地方上工作量的考慮等。而實際上,在疫苗接種的最初,各省份都是“錢等苗”。

“只要有苗立即採購。”上述人員表示。

從這個意義上講,疫苗也需要跑馬圈地,上市初期的研發速度、產能等都決定了其市場的規模。一旦沒能抓住先機,就會不斷陷入被動,康希諾便是典型案例。

事實上,康希諾的起步並不晚。如果回到起跑線,就可以看到,該公司是第一款進入臨床試驗階段的新冠疫苗。

當時,復星醫藥剛剛宣佈其子公司與BioNTech SE簽署協議;國藥和科興的疫苗直到近一個月後(2020年的4月13日)才進入臨床試驗階段,而康希諾的克威莎已經進入二期臨床了。

遺憾的是,“領跑”的康希諾卻沒能第一個衝線,直到今年的2月25日才附條件獲批,成了中國第三個新冠疫苗。更糟糕的是,該公司產能沒能第一時間落地,儘管該公司高層多次發聲,稱其產能可以加速達到5到7億劑,但是,實際上直到5月中下旬才開始大規模接種。

根據國家衛健委統計資料,在它正式開始接種前,中國已經接種了新冠疫苗2億多劑。

也正因此,上半年滅活疫苗大賣的情況下,康希諾疫苗營收20.6億元,其中超半數來自海外市場。

科興生物的滅活疫苗日產能已經提高到上千萬劑的水平;另據中國生物副總裁張雲濤在新聞釋出會上所說,中國生物的產能甚至可以達到七八十億劑。

在滅活疫苗強大的攻勢下,康希諾、智飛生物等後入場者,如何打破先發優勢,爭取更大的市場空間已經成為新的難題。

“現在已經不需要再比產能了。”一位疫苗企業內部人士告訴八點健聞。

後疫情時代,扎堆研發的新冠疫苗何去何從

2020年以來,全球範圍內,新冠病毒疫苗研發賽道一度非常擁擠。

從早期的96家公司和學術團體的研發齊頭並進,到今天,八點健聞查詢美國臨床試驗資料庫,發現已有1055項相關研究記錄在案,其中131項仍在推進的研究進入了三期臨床;另有171項還處於一期臨床甚至更早期階段。

在中國也有至少18家疫苗企業涉足新冠疫苗研發。除了已獲批上市的6款疫苗,還有沃森、斯微、博沃等的新冠疫苗在研,最新一代的mRNA、腺病毒載體疫苗是主要研發方向。

而病毒不斷變異,歐美國家逐漸放開管控,新冠疫苗的前景不太明朗。

從全球範圍看,分析師Mikaela Franceschina認為新冠疫苗的未來仍然存在不確定性。

而結合中國實際,吳克認為,只要政府的防控方針不改變,對疫情的重視程度不改變,新冠病毒還會出現變異,那麼疫苗在中國就仍然有廣闊的前景。

不過,上述二者不約而同認為,新冠疫苗將進一步升級。

“疫情剛出來的時候,那個時候世界衛生組織都定出來一個人類歷史上最低的一個疫苗標準,只要你有50%的有效率”,吳克認為,疫情最高峰的時候,這樣做是沒問題的。“這就像壞人突然來了,我們可以拿著板凳就衝上去了”,未來更從容的情況下,就可以選擇更加趁手的工具來抵禦病毒。

吳克向八點健聞表示:“後疫情時代,比拼的實際上還是科研能力,體現在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上。”

Mikaela Franceschina則認為,如果未來需要每年接種疫苗,還可以考慮將 COVID-19 疫苗和其他呼吸道疫苗,如流感疫苗,捆綁使用,以發揮更大的潛力。

延伸閱讀  磷化工進軍磷酸鐵的新機遇

相比國內,海外市場更加大有可為。

在國內基礎針接種之外,中國的新冠疫苗產品早就在大批出口海外。據外交部訊息,截至10月17日,中國已經向全球100多個國家提供了16億劑疫苗,預計全面將提供20億劑。中國日報則在報道中指出,中國新冠疫苗的出口量達到了美國的84倍。

國內接種率最高的科興疫苗,在東南亞地區也是主流疫苗。埃及、巴基斯坦等,都有中國疫苗本土化的身影。

根據澎湃新聞訊息,今年9月份的某行業高階論壇上,康希諾董事長兼執行長宇學峰公開表示,新冠疫情加快了康希諾以及與之類似的中國疫苗企業出海的速度。

在各國新冠疫苗都是國家採購、政府採購的情況下,宇學峰認為,真正需要服務的不是巨頭們把持的歐美等發達國家,而是有需要的地方。

康希諾第三季度年報顯示,2021年1-9月,該公司營業收入30.86億元,同比增長了54286.51%。該公司將這種業績激增歸因於克威莎獲批緊急使用,墨西哥、巴基斯坦等都在其列。

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最新資料顯示,全球死於新冠肺炎者累計超過500萬人。從全球視角看,新冠疫苗分配不均衡問題仍然很突出。

11月1日,聯合國祕書長呼籲促進疫苗公平分配。此前這位祕書長曾經指出,全球要實現群體免疫,至少還需要110億劑疫苗,非洲完全接種率只有5%。

這些急需疫苗的地方,也正是有待中國疫苗遠征的藍海。

陳廣晶|撰稿

李珊珊|責編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八點健聞”(ID:HealthInsight)

尊重原創版權,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侵權責任自負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