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不出結局的電視劇太難得,《前行者》不強行降智


在今年有多部紅色革命影視劇播出,既包括《覺醒年代》這樣的先鋒事蹟,也有《火紅年華》的企業崛起案例。正在熱播的電視劇《前行者》走了諜戰劇的題材,講述了1931年動盪不安的社會背景下敵我雙方鬥智鬥勇的故事。


在這部電視劇《前行者》中,張魯一飾演了祕密黨員馬天目,他在海外期間被我黨挖掘培養,回到上海之後假借法租界洋行經理的身份為掩護,執行保護零號檔案的重要任務。同時,身處敵方陣營的唐賢平由聶遠飾演,唐賢平是國民政府警察局的處長,身份顯赫。

要說到這兩人的關係,可謂是不一般。他們二人都是黃埔軍校畢業的優秀學生,心懷救國救民的初衷參加了北伐戰爭,在戰場上馬天目為了保護戰友唐賢平不幸受傷,他們之間是過命的交情。

在那個混亂的年代,曾經的知己好友有了不同的選擇,唐賢平從讀書起就堅定地追隨蔣的步伐,而馬天目則選擇了成為一名地下黨員。此次再重逢,就註定是一場硝煙瀰漫的過招。


看過這部《前行者》的觀眾都有所瞭解,劇中的諸多橋段充分顯示出了說話的藝術和信仰的魅力,極具革命浪漫主義色彩。

劇中的“零號檔案”是多方勢力競相搶奪的資源,其實為了更好地轉移犧牲同志的後代,黨內部將一個小女孩春妹命名為“零號檔案”以掩人耳目。這樣的命名手法可真的是高明,這也難怪在第一集開始,唐賢平在保管大量機要檔案的祕密黨員潘明月同志家中尋求重要檔案的藏身之地。

延伸閱讀  全網熱度第二!2021年“迷霧劇場”第一部“王炸”劇來了?


同時,經營著滬江公寓的江汰清也是一名祕密黨員,江汰清每日給保護“零號檔案”的同志交流環節中可以發現,這也是障眼法,為了保障春妹的健康成長,他們幾個人要做到每天讓她吃上一顆雞蛋。黨內成員不僅關心“零號檔案”的安危,也注意孩子的文化教育,吳忠信同志教年幼的她寫中國的“中”,從小培養下一代的赤誠愛國之心。


如果說一部電視劇沒有對主角進行特別處理,那一定不是一部好的電視劇。《前行者》屬於“雙雄”型別,馬天目是正義凜然的中共黨員,另一位唐賢平是蔣派“復興社”的特務。

強行降智是國人在諜戰劇中最不想看到的情節,在《前行者》中觀眾很能夠體會到環環相扣的緊湊感和敵我雙方的心思深沉。

唐賢平是反派不假,但他同時也有著自己需要承擔的“複雜感”,從小是孤兒的他被潘明月和警察局副局長餘獨醒撫養長大。潘明月是祕密黨員,得知這個訊息時,他十分震驚和憤怒。餘獨醒是汪黨的擁護者,作為自己的頂頭上司同時還在暗地裡做著煙土交易。唐賢平是一個蔣黨的追隨者,自己身邊親近的兩位義父與自己分道揚鑣,處處為敵,這讓他時常處於矛盾之中。


就連自己昔日的好友馬天目也有著太完美的理由,讓他不得不懷疑。他會專門請來熟悉黨員的人指認,還會深夜連審可疑之人。這樣的人物設定讓他與馬天目的對手戲有了更多看點,曲折叢生。

有觀眾評價道,“猜不出結局的電視劇太難得”,的確是這樣,《前行者》中多方勢力複雜交織,劇情不斷反轉,戲劇衝突明顯。能夠有這樣一部優秀的電視劇作品的出現,實在是可喜可賀。

延伸閱讀  汪小菲即將和家人團聚,迴應離婚風波純屬誤會,和大S感情很好!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