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5日起,部分航司恢復收取燃油附加費,再買機票要多花錢了



文|《財經》記者 郭宇

編輯|王靜儀

“800公里(含)以下航線燃油附加每航段為人民幣10元;800公里以上航線燃油附加每航段為人民幣20元。”11月1日,中國國航釋出了關於恢復徵收中國內地國內航線燃油附加的通知,按照上述兩檔徵收燃油附加費,並將於11月5日開始實施。


圖源:中國國航官網

不止國航,此前幾天瑞麗航空、祥鵬航空、九元航空等也紛紛宣佈將從11月5日起徵收國內燃油附加費,收費標準一致。線上旅遊訂票平臺去哪兒向《財經》記者證實,目前已經收到了祥鵬航空的相關通知,旅客在訂票時可以看到相關提示。

這意味著,時隔34個月,燃油附加費將“重出江湖”。航空公司最近一次取消國內燃油附加費是2019年1月5日,此後,乘客訂購國內機票所付的“機建燃油費”50元,實質上只是付了機場建設費50元,燃油附加費一直為0元。

例如單程飛行距離超800公里的北京-上海、北京-廣州、北京-成都航線,在恢復徵收燃油附加費後,單程將多付20元燃油附加費。而像重慶-昆明、呼和浩特-北京這樣單程飛行距離小於800公里的,則將收取10元燃油附加費。

去哪兒大資料研究院院長蘭翔告訴《財經》記者,徵收燃油附加費後,對航司來說平均下來單客收入將上升約16元,一定程度上減輕航油燃油價格上漲帶來的成本。而對商旅客和探親旅客而言,出行是剛需,“即便往返增加40元費用,也不會影響出行。”

燃油附加費在取消和徵收之間來回變化主要是受國內航空煤油價格波動影響,即當航空煤油價格高於某個數值時,航空公司可收取燃油附加費。

根據2015年國家發改委釋出的《關於調整民航國內航線旅客運輸燃油附加與航空煤油價格聯動機制基礎油價的通知(發改價格〔2015〕571號)》,當國內航空煤油綜合採購成本超過每噸5000元時,航空運輸企業方(航空公司)可按照聯動機制規定收取燃油附加費。

國泰君安表示,預計11月初國內航油出廠價將由10月的4655元/噸,上調至5500元/噸左右,上調幅度將超過18%,2019年燃油費用佔航司營業成本超三成,為最大成本項。近期國內疫情反覆導致量價回落,考慮航司淡季虧損壓力,燃油附加費或有助於票價短期企穩回升。

截至11月1日,東方航空、南方航空、海航集團、春秋航空、吉祥航空尚未釋出有關恢復徵收燃油附加費的通知。

燃油附加費是怎麼定的?

延伸閱讀  海上風電四季度併網加速,風電板塊強勢爆發,雙一科技等12股漲停

燃油附加費的調整可謂一波三折,僅在最近三年多的時間裡,就經歷了恢復、上調、下調、取消的全流程。

2018年6月5日,航空公司恢復徵收國內航線燃油附加費,此後不到一年時間裡,國內航線燃油附加費經歷三次上調。而後自2018年12月5日開始下調,直至2019年1月5日,航空公司暫停收取國內航線燃油附加費。

收取10元、20元的燃油附加費是如何確定的?國內航線燃油附加費最高標準有相應的計算公式,這意味著航司在收取國內燃油附加費時不得超過該價格。

燃油附加費以800公里為界,將航線劃分為長途和短途,800公里(含)以下短途航線,燃油附加最高標準統一按800公里計算;800 公里以上長途航線,統一按1500公里計算。

按照前述國家發改委規定的國內航空煤油綜合採購成本每噸5000元的界限,相應地,燃油附加最高標準計算公式為:800公里(含)以下航線燃油附加最高標準=燃油附加單位收取率×(國內航空煤油綜合採購成本-5000)×800;800公里以上航線燃油附加最高標準=燃油附加單位收取率×(國內航空煤油綜合採購成本-5000)×1500。

至於燃油附加單位收取率,每年則會有動態調整。由國家發改委和民航局結合過去一年國內航線航空煤油的實際消耗量、旅客運輸總週轉量等資料計算公佈。

最近航空煤油價格上漲,則是受航油現貨緊缺、國際原油價格上升等因素疊加影響。中國能源化工資訊和市場價格指數供應商隆眾資訊的資訊顯示,自今年7月航煤消費稅政策實施以來,市場上航煤現貨資源緊缺,推動航煤市場價格升高。

此外,國內航油價格跟隨國際原油價格正向波動。國際布倫特原油價格10月均價上升至近84美元/桶,新加坡航油價格10月均價上升至近92美元/桶。

國泰君安證券表示,如果按照估算的11月航油出廠價5500元/噸為假設,800公里(含)以下、以上每航段燃油附加費計算分別為11元、21元。若按以往機制如期調整,考慮取整慣例,預計11月將分別徵收10元、20元。此次公佈徵收燃油附加費的瑞麗航空、祥鵬航空等航空公司,其收費標準正是10元和20元兩檔。

對於11月航空煤油價格的變動,民航局也下發過相關通知。瑞麗航空在恢復徵收燃油附加費的通知中提到,將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與中國民用航空局相關檔案精神及局發明電[2021]2468號《關於調整2021年11月航空煤油銷售價格的通知》,對瑞麗航空國內航線燃油附加費徵收標準進行調整。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乘客在11月5日前購買上述航空公司的機票,而後改簽並不會收取燃油附加費。去哪兒機票業務負責人向《財經》記者舉例,如果乘客在11月5日前購買了一張11月10日出行的機票,即便乘客11月9日改簽,只需按照航司規定支付改期費用,而不用收取燃油附加費。

航油漲價加大航空公司成本壓力

對正在經歷虧損的航司來說,恢復徵收燃油費也許能在短期內讓業績變得不那麼難看。

延伸閱讀  趙薇夫婦又出事!被民生信託告了,還牽涉史玉柱

10月末,國內六大航司中國國航、東方航空、南方航空、海南航空、春秋航空、吉祥航空先後釋出了2021年三季度報告。

三季度延續了二季度的虧損,也繼續打破往年三季度是航空公司盈利旺季的傳統。

財報顯示,三季度六家航司合計淨虧損110.34億元,唯有春秋航空一家實現1.49億元的淨利潤。其中中國國航淨虧損35.36億元,東方航空淨虧損29.54億元,南方航空淨虧損14.31億元,海南航空淨虧損25.61億元,吉祥航空淨虧損1.52億元。放眼到前三季度,六大航合計淨虧損超過293億元,日均合計虧損超過9000萬元。

航空煤油價格對航空公司的成本影響較大。

中國國航在財報中透露,在其他變數保持不變的情況下,若平均航油價格上升或下降 5%,本集團航油成本將上升或下降約4.96億元。中泰證券在研報中表示,中國國航前三季度毛利率為-9.9%,同比減少0.3%,主要是因航空煤油成本增加。

南方航空也表示,前三季度營業成本777億元,同比增長15.1%,其中航油成本194億元,同比增加38.4%。這意味著增加的營業成本中,有約半數是由航油成本增加帶來的。假定燃油的消耗量不變,報告期內平均燃油價格每上升或下降10%,將導致本集團報告期內營運成本上升或下降12.34億元。

國內民航業恢復緩慢。民航局統計資料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全行業完成運輸總週轉量、旅客運輸量、貨郵運輸量分別為669.3億噸公里、3.53億人次、545.6萬噸,同比分別增長22.0%、25.8%和14.3%,分別恢復到2019年同期的69.3%、71.0%和100.1%。

但隨著新一輪本土疫情的到來,航司們四季度的業績情況不容樂觀。據國家衛健委11月1日訊息,10月31日0時至24時,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報告新增本土確診59例,其中黑龍江27例,浙江1例。

綜合考慮疫情反覆和航油價格上漲影響,研究機構紛紛下調了幾大航司2021年至2023年三年的盈利預測。

華創證券將中國國航的盈利預測由原來的虧損86億元、盈利62億元、盈利91億元調整為虧損139億元、盈利53億元、盈利91億元。平安證券將東方航空的盈利預測由原來的盈利18.10億元、盈利32.48億元、盈利55.44億元調整為虧損73.12億元、盈利13.61億元、盈利53.85億元。

全球航空市場的復甦同樣在等待時機。國際航協理事長Willie Walsh表示,好訊息是,美國近期宣佈從11月初起取消對完全接種疫苗旅客的限制,這將有助於航空業的復甦。但挑戰猶存,9月的預訂量表明國際經濟復甦惡化,另外根據航空業傳統,四季度屬於增長遲緩的淡季。

國泰君安表示,油價並不會影響航司的長期價值,但確可能顯著影響短期業績。待國內疫情得控,燃油附加費將有助於航司傳導油價壓力。

延伸閱讀  10月首個交易日恆指收跌超2%,醫藥疫苗股普跌,恆大汽車漲近30%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