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敗《這!就是街舞》,只有《這!就是街舞》


作者/鄭小玲

“111:54,恭喜叶音獲勝。”

10月31日凌晨,在25輪的battle之後,叶音拿下了《這!就是街舞》第四季(以下簡稱《這街4》全球精英爭霸賽的總冠軍之位,這也是繼第二季後,他再度登頂。

在一片歡呼聲一片,又一年,《這街4》落下了帷幕。


全網熱搜超過400個,微博主榜熱搜57個,#這就是街舞總決賽#話題閱讀量29.6億,討論量373.6萬。而在海外,優酷以英語同聲傳譯在YouTube進行總決賽的官方直播。

《這街4》用資料迴應了外界對於綜N代的懷疑,同時也不斷為街舞文化傳播帶來突破與革新。

就連總導演陸偉都給出了“超預期”的感慨。

對抗與融合,超越想象

安排上採訪的時候,已經是深夜,聽筒那邊不斷傳來現場排程的聲音,陸偉的話語裡,隱約透著興奮。

這是總決賽前的最後一次現場彩排,距離總決賽直播正式開始不到24小時。

北京時間10月30日17:30,《這街4》拉開“巔峰之夜”總決賽的帷幕,世界級舞者們相聚一堂,同臺競技,14組作品呈現,25輪終極battle,如此陣仗,對選手與節目組都是極大的挑戰。

“今天有所不同,我們今年要打造出一支集合全球精英舞者的國際聯隊,所以以往能夠來到總決賽的人數差不多在8~10個人左右,而今年數量增加到了14組選手,同時舞團人數也從往年的12人增加到了20人左右。”

人數的增加就意味著,從表演到各個流程的籌備量提升到了往年的數倍。


而為了更好的展示舞臺,直播舞臺首度採用了升降屏的設計“第一層和第二層的螢幕都是可以升降的。第一層的螢幕把整個舞臺包裹起來,作為舞蹈表演的前景,第二層的升降屏共有五塊,作為一個舞蹈表演的背景。與此同時配合兩邊上下升降的燈光效果,達到更加立體化的視覺呈現。”

在技術的支撐下,觀眾才能更加身臨其境的感受到舞者的表達。

當Acky彰英在《這一生與舞蹈相愛》的末尾,將帽子扣在象徵著傳承的小朋友頭上,背景變成世界各地舞者跳popping的照片牆,全體表演者轉身、握拳、左臂高舉,寫盡了關乎熱愛與傳承的故事。即便不在現場,叨叨也想為ACKY給手吶喊。

在第三季時,叨叨曾說能打敗《這街》的,大概率只有新一季的《這街》。

走到第四年,《這街4》依然能夠完美地承接住四季以來那無關乎結局的熱愛。

回顧整季,從開始到決賽,自全世界的舞者,以舞會友沉浸在這場名為“街舞”的盛大派對之中,無論結局如何都拼搏到最後一刻。


這份熱愛感染著全世界“參與”這場盛會的你我。早在開播之初,就有海外網友自發翻譯字幕,總決賽後半夜依然有數百萬線上觀看,海外推特趨勢相關話題不斷攀升。

延伸閱讀  《最後的贏家》嘉賓重新分組,李易峰迴歸主線,關曉彤成智商擔當

享受街舞本身,這大概就是《這街》越做越“厚”、越做越有活力的核心了吧。

“當結果發生,如果贏了,很開心。但一樣有壓力,因為對手很強,下一次再遇到不一定能贏,這樣的精神會迫使舞者們不斷練習。當然,如果輸了,就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下次如果再戰的話,我一定要勝。”

有比賽,就會有輸贏。節目每一次的勝負結果,有的是陸偉預料之中,有的也大大出乎了他所料。不變的是,大家始終尊重結果與規則,舞者也好,導演也罷。

除了結果本身,還有更值得關注的,比如本年度除了冠軍,還有一支全球精英聯隊。他們將為《這!就是街舞》宇宙帶來什麼樣的全新血液與玩法?

美美與共,和而不同

街舞“蹦迪”氣氛從8月一直熱烈到了秋天。

但別忘了,外部的大環境是:2020年,法國JD國際街舞大賽在臨賽前一天宣佈永久性停辦。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街4》幾乎成為了唯一的國際街舞交流平臺。


同時節目也一樣面臨著層層考驗——從原定的5月24日開始錄製,一直延遲到了8月中旬才得以順利迴歸。

陸偉告訴我們,最開始,節目組預計邀約100個左右的世界頂級舞者,但最終成行的在60個左右,“40%的舞者因為防疫要求沒有辦法進入國內。”

這些精英中的精英,大師中的大師,為《這街4》大師賽的世界級品相提供了骨架支撐,而國際化與國風的交融則構成了《這街4》的靈魂。

如果說,國際化是本年度《這!就是街舞》的大方向命題,那麼國風元素一定是其核心題眼。用陸偉的話來說,是一種技術和主題文化的相互交融。高山流水遇知音,用街舞表達出更多中國文化的寫意韻味。

“我們本著交融的大方向來規劃的,中國舞者們能夠發揮出更多主題文化性的表達,而國際舞者則是把他們獨特的編舞風格和理念帶到了中國的街舞舞臺。最終呈現上,之所以會顯得中國文化的元素更多一些的原因,主要是文化本身具有在地性的特徵,畢竟這是在中國辦的節目。”

所以觀眾不僅可以看到世界級別舞者們的對陣,也能看到喬治《承》當中對舞獅文化的展現、馬曉龍琴棋書畫的極致表達,locking與拉丁的中外融合、popoing與朝鮮舞、新疆舞的中外融合等等。


而對於身在其中的舞者們來說,ACKY曾評價《這街4》第二期與Nelson的battle,是“跳舞26年,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比拼)”,Poppin C稱之為全新的街舞體驗。包括Nelson、卡卡、Hilty&Bosch等舞者都有同樣的感受。

本年度著名錶情包王者Rochka也曾和叨叨分享過舞蹈生涯第一次參與舞蹈節目的感受,他既興奮又認真“這是一檔純粹關於街舞的節目,能把街舞文化推廣到更高的層次。”

叨叨始終記得半決賽落幕時那個全員齊舞的場景,當ACKY說出他想和popper們一一battle時,錄製現場的歡呼聲蓋過了錄製的疲憊,看著臺上47歲的ACKY,誰能不為之動容?

這個行走的街舞精神導師,26年舞齡的背後,除了個人成長的生命記憶,他的街舞歷程也描摹著更加巨集大的街舞文化的變遷與進階。‘

“他以前跟我閒聊過,在日本,popping正在變得小眾化,年輕的舞者可能更傾向於學習hippop,雖然這是一個文化從盛到衰的必然過程,但他作為一個popping的元老級舞者,他是不能接受的。”

因此,在ACKY的身上,交織著兩種情緒——一種是不知道自己還能自在地跳幾年的“珍惜”與“愛”,另一種則是延長popping這個舞種生命力的“使命感”。

延伸閱讀  做周杰倫朋友太幸福!彈頭靠周杰倫年入百萬,歌迷喊話想幫其寫歌


這樣濃烈的情感傳遞,也是節目組“允許突然發生的意外事件成為節目的內容”的主要原因。

“我對自己的定義是一個記者型的導演,對我來講在比賽之前會設定好非常多的儀式和環節,但是,現場真實發生的故事本身是可以衝破這一切原有設定的。”

陸偉始終堅持,舞者們在比賽與節目當中傳遞出來的情緒,所具備的感染力,是形式設定都無法達到的。比如,他在馬曉龍身上感受到的,卻是完全不同的表達,那是正值當打之年的意氣風發。

而面對ACKY,字幕裡那句“諸位意下如何?”,將觀眾們帶入了舞者們的江湖,身在舞臺的他們,瞬間化身為了歷盡百場比拼,依然身懷理想的江湖俠客。

問起,有什麼想對這些始終在為街舞精神拼搏的大神們說的,陸偉緩緩地給出了四個字的感慨——“何德何能”。

作為首檔以在海外頻道實現英語同聲傳譯直播的網綜,目前,YouTube優酷官方頻道,《這!就是街舞4》總播放量過億,海外版也已經擁有10國語言的字幕。《這街4》實現了作品與精神表達的雙輸出,為“街舞”帶來了新視角,完成了國際交流的大命題,也成就了《這!就是街舞》IP宇宙的全新天花板。

取法乎上,不破不立

“明年怎麼辦?”

做了4年,每每到了收官的時刻,陸偉總是會被問到這個問題。

但他總是能很前置的給出答案——第四季要做全球精英爭霸賽,聚焦“國際街舞交流大賽”的想法,是在第三季錄製期間確定的,如今被問起第五季,也早早給出了要將視線放在國際新生力量上的答案。

陸偉告訴我們,那是在本季初期就誕生的想法。

《這街4》舞臺上誕生的首個國際街舞聯隊將帶著他們的使命將國際化的目標持續擴大 “去發現全球街舞最年輕的力量。”


“我們會有若干名主理人,這些主理人,未來會在30個左右的國家,進行至少100場左右的大型線下海選,然後把世界各國18~30歲,甚至18~25歲的年輕舞者引入中國,他們代表了世界街舞未來方向的一批舞者。以後有可能就按照三季常規賽一季大師賽這樣的迴圈,不斷滾動起來。”

這當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站在收官的檔口,覆盤起本年度的節目,那些讚揚與批評,陸偉都看在了眼裡。

首先是賽制的理解成本有所提升,《這街4》首次取消了四季以來固定的給毛巾環節,在賽制上借鑑了中國象棋的概念,直接拉開對抗的序幕,開場即爆,但這也顯著提升了觀看的門檻,一度導致前期有不少反饋表示看不懂。

回溯其源頭,陸偉的想法很簡單,如此之多殿堂級的舞者們匯聚《這街4》的舞臺,這些人是“自帶毛巾來的“,他們不需要“給毛巾”這個過程來證明自己的實力與認可。

“包括我們從複賽開始的大混戰,今年我們採取不是即刻淘汰,而是戰隊積分的方式淘汰,也是希望能夠讓進隊的舞者們有更多的時間去互相組合,表演。”節目所要表達的賽制和它的含義,沒有在第一時間表達清晰,是遺憾也是下一季進步的空間。

其次則是屢次被調侃的節目時長。

被問到這個問題,陸偉自己也笑著調侃自己有些太過貪心,“每一期都在告誡自己,下期短一點下期短一點,但這麼多世界級舞者同臺,機會真的很難得。”

延伸閱讀  洪金寶的敢死隊元武,誰做誰死的動作他敢做,因為老闆是大哥洪金寶


陸偉感嘆,名場面實在太多了,“像Zyko和馬曉龍的《授之以琴》,我做完後期正式上線之前,我給大家還看了不下30遍,每看一遍都會覺得非常讚歎的程度。節目既有battle又有作品,做取捨真的是一個很難的事情。”

即便是站在觀眾的角度覆盤,《這街4》都是一場寫著冒險和難以取捨的對弈。

說起來,陸偉的語氣裡充滿了遺憾,但也充滿了竭盡全力的熱愛,“取法乎上,僅得其中;取法乎中,僅得其下”。

如同年復一年堅持願意來參加節目的中國舞者們一樣,無論節目還是舞者,都心懷著追趕世界街舞腳步的使命感,不斷突破。

“肖傑與Hilty&Bosch的同臺競技,當初登世界舞臺的肖傑第一次去國外參加比賽之時,Hilty&Bosch已經是享譽全世界的街舞冠軍了,他們願意來是想展示自己和中國街舞的進步。”

《這街4》始終堅持“取法乎上”,也始終相信中國街舞與世界街舞的差距,正在縮小。

行至四年,從對國內街舞生態的關注,到國際街舞文化的持續傳播與交流,《這!就是街舞》這個IP要回答的問題,早就不僅僅是如何成為經久不衰的綜N代了。

-EN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