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電器正被機構冷落?北向資金減倉2億股,高瓴入主兩年浮虧40億


本文來源:時代財經 作者:高文珣

一樁8年多前的“往事”和一張海外“罰單”,讓格力電器再度成為市場的熱點。

11月2日,格力電器股價以下跌1.65%收於36.36元。

實際上,投資者擔心的不是格力電器的這次罰款,而是公司未來的發展、股價以及管理層與高瓴資本之間的合作情況。

從國資控股到無實際控制人,格力電器在過去近兩年時間裡業績下滑、股價下跌,使得包括高瓴資本在內的諸多投資者們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賬面浮虧。

三季報顯示,格力集團、中央匯金以及阿布達比投資局不約而同減持格力電器,北向資金也在三季度大幅減倉了2億股。


三季度北向資金大幅度減倉格力電器(來源圖蟲創意)

11月2日,時代財經致電格力電器,證券部一位人士表示,公司不接受採訪。

從浮盈132億到浮虧40億

2021年10月27日,格力電器披露了2021年三季報,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1395.49億元,同比增長9.5%;實現歸母淨利潤為156.45億元,同比增長14.2%。

總體看,前三季,格力電器的業績依舊保持正增長,但單看第三季度,格力電器營收(475.38億元)同比下降16.4%;淨利潤(61.88億元)同比下降15.7%。

對於業績第三季度下滑,11月2日,時代財經致電格力電器,證券部一位工作人員表示不接受媒體採訪,“你去問一下市場部”。但市場部辦公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業績的不理想,使得格力電器的股價一路下滑,今年以來股價已經下跌37.53%。


2019年12月3日至今格力電器股價走勢(未復權,圖源東財截圖)

這正是“入主”格力電器近兩年的高瓴資本不願意看到的。

2019年12月3日,格力電器釋出公告稱,格力集團向珠海明駿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珠海明駿”)轉讓持有的90235.9632萬股(佔公司總股本15%)股份,每股轉讓價格為46.17元,耗資約416.62億元。

延伸閱讀  威海臨港:先進製造業推動高質量發展

彼時格力電器的股價為60.80元(2019年12月3日收盤價),珠海明駿賬面已經盈利132億元。

資料顯示,珠海明駿的基金管理人是珠海高瓴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珠海高瓴”)。2020年1月23日,上述股權完成過戶,珠海明駿成為格力電器第一大股東。

然而隨著格力電器股價的跌跌不休,珠海明駿的這筆投資開始大幅度浮虧。

2021年11月2日,格力電器的股價報收36.36元,這一價格較2020年12月31日的收盤價58.21元(復權價)已經下跌了21.85元,今年以來格力電器的市值蒸發了1314億元。

而對於持有90235.9632萬股的珠海明駿,該公司賬戶浮虧已經達到了80多億。

“高瓴進入格力以來,該公司分紅了3次,虧損沒有那麼多。”上海一位白電行業分析師告訴時代財經,格力電器2020年6月、11月和2021年8月分別以每10股派12元、10元和30元進行了三次分紅,“以珠海明駿的持股數來計算,至少分得約47億分紅,如果剔除稅率可能就沒有那麼多,所以其真實虧損不會有80多億。”

稍加計算,除權後,珠海高瓴管理的珠海明駿所持有的格力電器賬戶浮虧逾41億元。

誰在控制格力電器

眾數週知,在高瓴資本進來之前,格力電器的控股股東是格力集團,實際控制人是珠海市國資委。

按照格力電器的說法,高瓴資本進入之後,格力電器成為一家“無控股股東,亦無實際控制人”的上市公司。

以格力電器2019年12月披露的珠海明駿的股權結構來看,珠海賢盈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珠海賢盈”), 珠海博韜至恆企業管理諮詢中心(有限合夥)(以下簡稱“珠海博韜”)、深圳高瓴瀚盈投資諮詢中心(有限合夥)(以下簡稱“高瓴瀚盈”)、珠海熠輝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珠海熠輝”)和珠海格臻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格臻投資”)分別持有其0.0567%、77.0737%、12.8364%、3.6538%和6.3794%。

其中,珠海賢盈是珠海明駿的GP,珠海博韜、高瓴瀚盈、珠海熠輝和格臻投資均為LP。


圖片來源:格力電器公告截圖

時代財經注意到,珠海賢盈的GP是珠海毓秀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珠海毓秀”),珠海毓秀的董事會是珠海賢盈的最終決策機構,對珠海賢盈和珠海明駿的重大事項作出決策。

因此,按照格力電器的說法,珠海明駿的最終控制主體為珠海毓秀。

在珠海毓秀的股權結構中,珠海高瓴、HH Mansion、Pearl Brilliance和格臻投資分別持股38%、11%、10%和41%。格臻投資是董明珠等18名格力電器高管的持股平臺,其中,董明珠持有95.482%股權,剩下17位格力高管持有4.518%股權。

延伸閱讀  昔日地王終落幕,朗詩地產上半年虧4.4億,深陷增長困局

格力電器的公告顯示,珠海毓秀的董事會由三名董事組成,其中珠海高瓴和HH Mansion有權共同委派1名董事、Pearl Brilliance有權委派1名董事、格臻投資有權委派1名董事。

也就是說,假設以高瓴資本為代表的1票和以董明珠等格力電器高管為代表的的1票產生了經營發展的分歧,那麼Pearl Brilliance的1票就會起到決定性作用。

Pearl Brilliance的最終出資人是曹俊生,此前有媒體報道,“曹俊生是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的老鄉,也是張磊多年的好友,是張磊引來一起接下格力電器股權的專案夥伴。”

因此,高瓴資本與董明珠的關係融合程度,將直接決定著格力電器未來的發展。

北向資金大幅度減倉

格力電器成立後三十年的發展歷程中,伴隨著多次的渠道變革。

渤海證券研究報告指出,格力電器的渠道變革分為4個階段,即淡季返利制度、執行股份制區域性銷售公司模式、自建專賣店渠道,以及目前的“線上線下”融合的“新零售”營銷模式。“線上第三方電商平臺、格力董明珠店與三萬多家線下專賣店深度融合,提供線下體驗、線上下單、全國統一配送和安裝的雙線聯動一體化服務。”

但是,格力電器目前還處於渠道改革進行時中,業績釋放顯然還沒有出現,這從機構對其的持倉變化上或可“一窺端倪”。

和今年上半年相比,格力電器今年三季報的前十大流通股股東略有變化。

原本持有6008.7771萬股的萬金全球香港有限公司—萬金全球股票主基金退出,代表北向資金的香港中央結算有限公司在今年三季度減持了2.0379億股,以持有8.2106億股位列第二大流通股股東;中央匯金資產管理有限責任公司減持了4443.51萬股,以持有4004.79萬股位列第8大流通股股東;阿布達比投資局減持了80.71萬股,位列第9大流通股股東。

唯一的新進入格力電器前十大流通股股東的是持有1701.2952萬股的耶魯大學,位列第10大流通股股東。

延伸閱讀  慘烈!深圳二手房成交量跌回“1”字頭,12年頭一回

“從股東戶數也可以看出,格力電器正在被機構投資者邊緣化。”上述白電行業分析師告訴時代財經,今年上半年格力電器的股東數為71.47萬股,三季度已經達到88.8萬股,說明其持股集中度開始下降。

Wind資料顯示,公募基金最新披露的2021年三季報中,興全綠色投資、建信臻選等基金進行了加倉,但是深證紅利ETF、易方達深證100ETF、前海開源穩健增長三年等基金進行了減持。

同時,格力集團在今年三季度減持了1745.65萬股,以持有1.7644億股位列第5大流通股股東。

天風證券分析師孫謙10月29日釋出的研報下調了格力電器的業績預測,從此前預測格力電器2021-2023年淨利潤241億元、263億元和288億元,分別調整為234億元、262億元和290億元。

圖片來源:研報截圖

對於業績下調原因,孫謙的理由是,“主要因我們看到公司仍處於變革期,主營業務仍存較大波動可能。”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