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藏5年,挑戰達芬奇,市值400億的國產手術機器人今日IPO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VB動脈網

11月2日,港交所迎來第一家手術機器人企業:微創醫療機器人。

手術機器人賽道曾誕生著名牛股直觀外科(Intuitive Surgical),2000年直觀外科剛上市時每股僅有9美元,而今股價超過350美元,市值達千億美元。

微創醫療機器人因其和直觀外科業務的高度相似,被看作是中國的直觀外科。微創醫療機器人能否複製直觀外科的增長神話?

從股價來看,微創醫療機器人此次發行3620萬股股份,每股定價43.2港元,在11月1日暗盤中,微創機器人暗盤開報44港元,較定價每股43.2港元高出1.85%,暗盤收跌7.29%,報40.05港元。按照發行價計算,微創醫療機器人市值將達417.77 億港元。

從產品線上看,微創醫療機器人和直觀外科業務高度重合。背靠微創醫療集團,微創醫療機器人在產品佈局上不做選擇,一口氣覆蓋了腹腔鏡、骨科關節置換、經自然腔道、血管介入、經皮穿刺五大賽道,管線甚至超越直觀外科。

雖然產品管線豐富,但微創醫療機器人的商業化尚處早期,尚無手術機器人獲批。此外,微創醫療機器人的競爭者不止直觀外科,美敦力、強生、西門子等醫療器械巨頭也在重點發力這個市場,國內也有多家蓄勢待發的企業。

手術機器人上市超過20年,在全球的滲透率仍只有3%,在中國市場,這個數字更低。

全球多家企業的共同發力能否開啟國內手術機器人市場?微創醫療機器人以什麼核心產品撐起其市值?動脈網對此進行了梳理。

微創醫療第三子,研發投入超億元

微創醫療是國內的醫療器械龍頭,依靠藥物支架起家,成長為擁有心血管介入產品業務、骨科醫療器械業務、心律管理業務、大動脈及外周血管介入產品業務、神經介入產品業務、心臟瓣膜業務、手術機器人業務和外科醫療器械業務八大業務的集團。

微創醫療2021年上半年營業收入24.85億元,虧損5.83億,但對於微創醫療,最受關注的並非其財務資料,而是其旗下的上市公司。

微創醫療有著“生產醫療上市公司的公司”的外號。2019年微創醫療分拆心脈醫療在科創板上市;2021年,微創醫療分拆心通醫療在港交所上市。微創醫療機器人是微創醫療分拆的第三家上市公司。此外,微創醫療還有數家子公司。

作為微創上市的第三子,手術機器人業務之前一直被低調”雪藏“。根據招股書資料,其實早在2014年,微創醫療就開始研發腔鏡手術機器人,並將其作為內部專案孵化。2015年,微創醫療機器人在中國註冊成立,並開始研發關節置換手術機器人。

2020年,微創醫療機器人邁入高速發展期。

高速首先體現在產品推進上,微創醫療機器人核心產品腹腔鏡手術機器人圖邁開始開展臨床試驗,關節置換機器人鴻鵠進入綠色審批通道。

同時,微創醫療機器人也開始對外融資,在2020年8月和11月完成了A輪及B輪融資,引入了包括高瓴資本、CPE、貝霖資本、遠翼投資、易方達資本在內的多家知名戰略投資者。

引入投資後,微創醫療機器人開始對外買買買,通過與海外醫療機器人企業Robocath、NDR及Biobot合作,佈局了泛血管介入機器人、經皮穿刺手術機器人、經自然腔道手術機器人,充實了其產品儲備,為2021年的IPO打下基礎。

產品臨床推進和對外買買買讓微創醫療機器人的研發支出也水漲船高。2021年前六個月的研發支出達1.6億元,超過了2020年全年的研發投入。同時,微創醫療機器人的虧損也逐步擴大。 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前六個月的虧損分別為6980萬元、2.09億元和2.42億元。


未來,微創醫療機器人的營收支撐點主要放在腹腔鏡手術機器人和骨科關節置換機器人上。但在這兩大市場中,想要獲得商業回報並不容易。

延伸閱讀  廣州越秀區開展教育系統網路資訊保安工作專項培訓

腹腔鏡手術機器人市場快速放量,微創拿證落後於威高

根據招股書裡的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全球手術機器人市場按照市場規模排序,可以分為五大市場:腹腔鏡手術機器人市場、骨科機器人、泛血管機器人、經皮穿刺機器人、其他手術機器人市場。


腹腔鏡手術機器人市場是最大的市場,同時也是競爭最為激烈的市場。

腹腔鏡手術機器人的市場規模由兩大因素支撐。一方面是廣闊的應用場景,腹腔鏡手術機器人可以用於泌尿外科、婦科、胸外科及普外科手術中,替代原有手術流程。另一方面是腹腔鏡機器人產品最為成熟。

直觀外科的第一代達芬奇手術機器人上市已超過20年,截至2020年3月,全球達芬奇機器人安裝量已達5669臺,累計參與手術達到約720萬臺。目前美國已裝機達芬奇機器人3581臺,亞洲地區共裝機800臺。

儘管大家會認為腹腔鏡手術機器人高昂的價格限制了國內市場規模,但實際上,國內的腹腔鏡手術機器人市場增長超乎想象。

首先從市場需求來看,腹腔鏡手術機器人在臨床供不應求。根據微創醫療機器人招股書的資料,2018年至2020年三年期間,在美國由一臺腔鏡手術機器人輔助進行的手術每年平均為240例,而中國的年度平均手術數量為299例。

天峰資本合夥人湯浩表示:“從手術量來看,中國的單臺達芬奇的平均手術量約是美國平均的兩倍,2018年,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完成機器人手術1198臺,創下世界單機年手術量的最高紀錄。所以,對於機器人產品而言,其實臨床放量是很快的,但是由於價格、配置證和熟練醫生的限制,機器人的裝機量有限。”

從國內單個醫院的需求來分析,大型醫院對於手術機器人的需求旺盛。以鄭州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為例,鄭大附一已經配置了三臺達芬奇手術機器人,機器人輔助腹腔鏡手術量在2019年就已經達到3000餘臺。

在旺盛的需求驅動下,預計國內的腹腔鏡手術機器人手術還將進一步增長。中國每年進行的機器人輔助腔鏡手術數量由2015年約11445例增至2020年的47379例,複合年增長率為32.9%,預期將進一步增加至2026年的681098例。


資料來自:微創機器人招股書

在支付端,國內醫保逐漸放開腹腔鏡手術機器人報銷,這一政策將促進腹腔鏡手術市場進一步擴容。

達芬奇手術機器人一直被認為費用昂貴,其實達芬奇手術機器人的費用由兩部分組成:裝置採購費、維護費+專用耗材費用。達芬奇手術機器人輔助的腹腔鏡手術比傳統腔鏡手術費價格貴2-4萬元。

醫保對於手術機器人的報銷也在逐漸開啟,2021年4月上海將部分人工智慧輔助治療技術納入基本醫保支付範圍,限定支付範圍為前列腺根治術、腎部分切除術、子宮全切術和直腸癌根治術。

挑戰達芬奇,先過商業化、差異化和市場教育三關

腹腔鏡手術機器人廣闊的市場和直觀外科不斷攀升的股價,驅使了全球的醫療器械企業參與到這個市場中。

全球的腹腔鏡手術機器人企業可以分為兩大梯隊。

第一梯隊是巨頭,包括美敦力、強生都在佈局腹腔鏡手術機器人。美敦力的Hugo手術機器人和強生的Ottava被看作是直觀外科達芬奇手術機器人的有力競爭者。

第二梯隊是新興企業,在中國,研發腹腔鏡手術機器人的企業融資總金額已經超過10億元。動脈網整理了全球主要的腹腔鏡手術機器人蔘與者及其核心產品商業化情況。


全球主要腹腔鏡手術機器人

腹腔鏡手術機器人市場是直觀外科的優勢領域,新進入者面臨著不小的商業化難題。

從現有的市場格局來看,達芬奇手術機器人系列在美國裝機超過3500臺,在國內裝機數量為250臺。雖然從數字上看還有很大的差距,但達芬奇手術機器人對國內頂尖醫院的覆蓋率較高。手術機器人配置費用較高,新進入的企業如何開拓新的醫院市場是一大挑戰。

最基礎的門檻是商業化准入證和配置證。國內目前除達芬奇手術機器人系統外,僅有威高的腹腔鏡手術機器人獲批。國內其他主要的腹腔鏡手術機器人還處於臨床試驗階段。

第二大門檻是差異化創新。如何和達芬奇手術機器人拉開區分度是腹腔鏡手術機器人的核心競爭維度。而在路徑選擇上,在技術上超越和在成本上突破是主要路徑。

目前的達芬奇系統並非完美,從臨床需求上來看,在控制度、自由度等方面還有進步空間。以強生為例,和達芬奇的四個機械臂設計不同,強生的Ottava手術機器人系統採用了六個機械臂的設計,來實現更高的控制度和自由度。

延伸閱讀  iPhone 13 mini 短期體驗報告

達芬奇手術機器人的另一大“弱點”在於價格高昂,限制其在臨床中快速擴張。針對這一短板,國內有多家企業通過自主研發,優化供應鏈的方式來降低成本。

國內一家手術機器人企業術銳通過單、雙孔一體化的設計以及核心零部件自主生產來降低成本,同時通過蛇形臂的設計來拓展術式,與達芬奇手術機器人系統展開差異化競爭。

第三大挑戰來自市場教育。只有在獲批後,才能開展市場培訓,市場培訓佔領醫生心智對於市場開拓及其重要。達芬奇手術機器人進入中國市場超過10年,在前六年都著重於培養中國醫生。

天峰資本合夥人湯浩表示:“整個醫療體系是相對比較保守和謹慎的,無論是醫生還是醫院都需要足夠多的資料和病例去支撐,這也是手術機器人臨床落地的難點之一。

骨科手術機器人市場,市場更為細分挑戰也更大

在腹腔鏡手術機器人市場外,骨科也是手術機器人的戰場之一。

骨科手術中醫生視野有限、手術對於精準性要求高等特點,都讓手術機器人在骨科落地有著豐厚的土壤。骨科手術機器人提供更佳的手術區域影像、對健康骨頭的損傷性較低及更快康復。

現有的骨科手術機器人主要是關節置換機器人和脊柱機器人。

關節置換骨科機器人主要用於人工關節置換術(TKA)、單髁人工膝關節置換術(UKA)和人工全髖關節置換術(THA)。

脊柱微創骨科機器人脊柱是人體中複雜的運動系統,其解剖結構複雜且毗鄰脊髓、椎動脈、靜脈叢等重要神經或血管組織。脊柱微創骨科機器人能明顯縮短手術學習曲線,避免傳統脊柱外科手術和微創脊柱外科手術的不足。

在我國,骨科手術機器人手術開展的時間較早,但滲透率依然較低。

2020年,我國開展的機器人輔助的關節置換手術數量為243例,中國機器人輔助關節置換手術的滲透率低於0.1%。

天智航在國內最早上市了用於脊柱和創傷手術的骨科手術機器人。天智航2017年至2019年分別完成16臺、20臺和41臺骨科手術導航定位機器人的收入確認,2020年天智航骨科手術導航定位機器人銷量為30臺。

即使天智航的骨科手術機器人商業化較早,但天智航仍處於虧損中,從今年的資料來看,天智航2021 前三季度實現收入 1.05 億元,同比增加37.09%,虧損0.64 億元。

骨科手術機器人的商業化挑戰大於腹腔鏡手術機器人。

和腹腔鏡手術機器人一樣,骨科手術機器人也被納入城市的醫保報銷。根據2021年9月的規定,自2021年10月起,北京機器人輔助骨科手術可享受100%醫保報銷,機器人輔助骨科手術一次性用品可享受部分醫保報銷。

骨科手術機器人的短板主要在技術端。此前有骨科醫生指出,大外科手術機器人更好地解決了手術遇到的全部問題,骨科手術機器人只能解決手術中的某一項或幾項關鍵問題。且骨科機器人市場較為細分,也限制了市場規模。

如脊柱手術機器人,其主要輔助完成椎弓根釘等螺釘的置入過程,但對於脊柱的顯露、減壓、融合等操作並無輔助作用。關節手術機器人主要完成股骨/脛骨截骨操作,但對於關節的顯露、假體的安裝、軟組織平衡等操作沒有進行輔助。

微創醫療機器人和天智航不同,微創開發的骨科手術機器人主要用於關節置換。國內骨科關節手術機器人市場也不乏參與者。


國內關節置換手術機器人競爭格局

骨科人工關節是微創集團的主業之一,推出關節手術機器人後,微創集團可以推出一體化解決方案,開啟國內的骨科手術機器人市場。

延伸閱讀  智慧溫控更安“芯”的ANKER 20W快充充電器

泛血管介入機器人,藉助微創心血管業務起飛

手術機器人的第三大熱門領域是血管介入市場,血管介入手術和腹腔鏡手術和骨科手術一樣,手術數量都在百萬級別。

泛血管手術機器人用於治療血脈系統或心臟、腦部或外周血管系統相關器官疾病。血管介入手術機器人最大的臨床獲益是減少了醫生受到的輻射傷害,同時也能提高手術操控精準度。

泛血管介入手術機器人這一新產品同樣不乏競爭者。全球進展最快的血管介入機器人是西門子的Corindus途靈血管介入手術機器人,目前已進入我國創新醫療器械審批通道。

國內血管介入機器人領域主要的參與者還包括唯邁醫療、奧朋醫療、愛博醫療。

微創醫療機器人的血管介入機器人並非完全自主研發,而是與法國醫療機器人公司Robocath成立合資企業(上海知脈),在大中華地區生產和銷售若干Robocath機器人和配件,該等機器人和配件已經在大中華地區以外獲得了監管部門的批准。

血管介入領域是微創醫療的優勢領域,微創無論是在醫生資源積累還是市場渠道積累上都具備優勢,這或許能為其泛血管介入手術機器人的商業化帶來助益。

從研釋出局上看,微創醫療對於血管介入機器人極其重視,除了用於PCI手術的泛血管介入機器人,微創還在開發TAVR機器人。

當真正的商業化成果未落地之前,手術機器人行業聚集了大量的資本和期待。但檢驗這個行業成果的並非資本化程度,而是臨床價值、每一臺手術。中國醫療器械市場一直期待中國的達芬奇手術機器人、中國的直觀外科,其實國內缺的不是和達芬奇手術機器人類似的產品,缺的是真正的顛覆式創新。

參考資料:

為何骨科機器人與大外科機器人幾乎同時起步,但商業上大外科機器人更成功呢?三甲醫院醫生親述感受——MedRobot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