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權投資機構最新投資動向!加倉東方財富,堅守醫藥巨頭…


見習記者 格林

隨著上市公司三季報披露,越來越多資管巨頭持倉浮出水面。

資管巨頭高瓴集團位列醫藥茅恆瑞醫藥的前十大流通股東,持股數量與前一季相比維持不變。儘管,恆瑞醫藥在3季度股價遭受重挫,但高瓴選擇堅守。

季報顯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高瓴資本管理有限公司-HCM中國基金持有4046萬股恆瑞醫藥,位列第十大股東。國家隊證金和匯金也位列恆瑞醫藥的前十大股東。

同期,中東主權投資機構、高毅鄧曉峰、全球最大中國股票基金都將票投給了一隻A股。

同期,另一隻農業龍頭則受到了三大主權投資機構的青睞。

堅定堅守醫藥龍頭

恆瑞醫藥三季度收入69億元,同比降低約15%,歸母淨利潤約15億元,同比將約4%,扣非歸母淨利潤15億,同比將5%。營收、利潤雙降,業績承壓。不過,10月20日,恆瑞醫藥低開3%後一路高走,收盤大漲近4%。當然三季度,恆瑞股價已然大幅下跌,也有可能資金已經提前出逃。

在集採等利空影響下,恆瑞醫藥的股價已經從階段性高點116.87%腰斬。


來源:Wind

恆瑞醫藥公告顯示,高瓴在2021年2季度末首次出現在恆瑞醫藥的前十大股東名單中,當時就持有4046萬股。

延伸閱讀  注意!ST時萬:遼寧交通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擬減持不超過約589萬股

假定高瓴從二季度第一個交易日買入,至3季度末,恆瑞醫藥股價下跌超過40%。當然,沒有證據表明高瓴就是這樣操作的。不過,近期恆瑞“跌跌不休”,無論高瓴具體進入的時點在哪兒,可能都遭受了一定的浮虧。這種情況下能拿住,除了瞭解公司基本面,可能也因為對於它來說,恆瑞醫藥只是持倉很小的一部分。恆瑞醫藥股價下挫或許對它的組合表現不至於重創。

醫藥賽道是高瓴最看重的賽道之一。2020年下半年,據報道,高瓴在生物醫藥領域的投資就已經突破了1200億元。機構人士總結認為,高瓴在生物醫藥領域佈局聚焦生物製藥和醫療器械。

而高瓴創投也成為高瓴佈局早期公司的另一個視窗。據報道,10月,肝病藥物研發商華輝安健宣佈完成5億元A+輪融資,本輪融資由高瓴創投領投。

主權投資機構加倉東方財富

A股連續49個交易日成交額破萬億,東方財富“坐享其成”。季報顯示,東方財富第三季度營業總收入達到38.56億元,同比增長47.85%;第三季度歸母淨利潤25.07億元,同比增長57.76%。營業收入的變動主要因公司金融電子商務服務業務收入增加。

三季報顯示,高毅鄧曉峰管理產品新進東方財富前十大流動股東名單。中央匯金和阿布達比投資局。其中中東的主權投資機構阿布達比投資局對東方財富進行了增持,增持約370萬股,期末持有5322萬股。

儘管東方財富仍未突破年初創出的階段性新高40.57元,但近期股價已經從低位大幅反彈。

東方財富近期股價走勢


來源:Wind

而阿布達比投資佈局東方財富已有時日,進進出出,2021年一季報顯示,它小幅減持了東方財富,不過隨後的二季報和三季報都顯示它在增持。

巧合的是,全球最大中國股票基金安聯投資旗下的安聯神州A股基金近期也顯著地增持了東方財富。一家外資機構人士表示,下半年以來,A股成交活躍,這可能會反映在券商的業績上。東財作為股價彈性大的券商,股價反映可能更為充分。安聯神州A股基金與一般的外資基金不同,它在注重長期基本面的同時,還儘量關照到市場短期波動。A股市場波動很大,如果完全不管短期波動,可能也很難享受公司長期業績增長帶來的股價抬升。所以,基金經理會根據A股的階段性因素做一些操作。

晨星資料顯示,這隻基金最新規模約120億美元,為全球最大的中國股票基金。

延伸閱讀  眾多頭部公司聚焦這片土地,目標打造3個“水上三峽”


來源:Morningstar

安聯神州A股基金8月增持東方財富超過10%,東方財富目前位列它的第9大重倉股。

三大主權投資機構加持農業龍頭股

飼料和健康養殖為主營業務的海大集團儘管三季度股價一直下跌,不過它深受主權投資機構青睞。三季報顯示,它前十大流通股東中集齊了阿布扎比投資局、澳門金融管理局和挪威央行扥三家主權投資機構。其中兩家都選擇在三季度進行增持。挪威央行進行了小幅減持。

出現在海外集團3季報中的QFII機構

來源:Wind

此外,儘管海大集團三季報難言亮眼,但是部分賣方依然給出了推薦評級。

海大集團三季報呈現營收增,利潤降的局面。2021前三季度公司營業收入643.14億元,同比+46.82%;歸母淨利潤17.46億元,同比-15.77%;扣非後歸母淨利潤17.04億元,同比-16.21%;中國銀河證券認為,這主要是豬價低迷拖累。剔除生豬養殖業務,21Q1-3實現歸母淨利潤24.46億元,同口徑同比+47%。它表示,看好公司飼料、動保、種苗一體兩翼協同發展,維持“推薦”評級。

Wind顯示,公司在10月22日接待機構調研時,將公司三季度業績增速放緩,歸於四方面原因:1、今年大宗原材料價格仍在高位執行,養殖行業持續面臨較大成本壓力,養殖低迷造成飼料需求下降;2、受三季度海外疫情影響,公司海外業務利潤下滑;3、國內部分地區餐飲消費需求萎縮,高階、特種水產品消費受挫,影響了公司高檔水產飼料的銷售;4、九月份部分分子公司產量受限,同時帶來調貨成本。

編輯:艦長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