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世界的旅者(第二章)


#學習原因,一週更一次,見諒

#我永遠愛希兒

說那麼多幹嘛,趕緊寫!


經過一段時間的奔波,空和休伯利安的女武神們就到達了此行的目的地:位於神州南部領海的一座小島。至於海軍是如何讓他們登島的,那當然是提前向神州方面提前報備了,畢竟這次度假的時間長達1個月,而且擅自登島也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你mua的又扯遠了,趕緊回去!)

空帶著希兒乘坐升降梯降落到島上後,便將塵歌壺放了下來,掀開壺蓋,進入了塵歌壺。

“艦長!你回來了!”看到空進入了塵歌壺,琪亞娜在遠處大喊道,聽到琪亞娜的喊叫,其他人的視線也齊刷刷的看向空和希兒,隨後便和琪亞娜一起跑向了空

“怎麼樣,在這裡玩的開心嗎,感覺怎麼樣?”空笑著對她們說。

“棒極了!這裡有好多沒見過的東西,尤其是這裡的花明明是不同季節的,卻都開著。”琪亞娜興奮的說

“而且這裡還有好多溫順的小動物,尤其是艦長家門口那個超大的團雀!”羅莎莉婭在琪亞娜旁邊說道

其後便是符華的話語:“是的,這裡的神奇之處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就像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

“其他世界。。。。我也不屬於這個世界啊”空小聲嘀咕著。

“艦長你說了什麼?”在一旁的希兒聽到空的聲音後疑惑的問道,雖然她什麼也沒聽清

“沒什麼,就是想起來了一些事”空笑著對希兒說。

“好了大家,拿好各自的東西,我們準備出去了。”

“好!”聽到出去時,女武神們歡呼雀躍


搭好帳篷,把燒烤架擺好後,空便宣佈這次的度假開始了。

……

2天后,空在陪女武神們玩水的時候感到有些頭疼,他一開始覺得只是風寒,但直到他感到無力感時,他才意識到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大家,我頭有些痛,我回去休息一會。”空忍受著劇烈的疼痛,對女武神們說

“艦長,你沒事吧。”希兒跑到空的旁邊,擔心的說。

延伸閱讀  AG雖然贏了hero,粉絲的心卻涼了一半,這狀態掉b組毫無意外

“我沒事,就是有點頭疼,希兒你回去吧,不用管。。。。”空的話還沒說完,便一頭栽倒在地上。

“艦長!”

聽到希兒的叫聲,其他幾位女武神趕忙跑了過來,看到暈倒在地上的空,她們一起把空抬回了他的帳篷裡。


(怎麼這麼快就分塊了)

(別問我,問就是上一個板塊沒得寫了)

此時,空的夢境裡

“空,你這幾天還好嗎”一個女聲響起,讓空感到十分熟悉。

“胡桃?是你嗎?”空激動到哭了出來,飛快跑到那位少女的前面並抱住了她

“是我,你,還好嗎?”

“我很好,就是你。。”

“我沒關係的,因為我們不是約好了嗎,你一定會回來的。”

“我知道,我永遠也忘不掉,但是,我已經不在提瓦特了,也許沒有辦法履行我的承諾了。”

“。。。。。”胡桃沒有說什麼,只是將她的護摩之杖拿在手裡,對著空。

“等等,胡桃,你要做什麼”

“你個騙子。”胡桃冷冷的說,手中的護摩之杖絲毫沒有放下的意思

“你說什麼?”空以為自己聽錯了,向胡桃問了一遍。

“你這個騙子!”胡桃憤怒的喊到。

“什。。。胡桃,你怎麼了?”聽到胡桃的話後,空的眼前一黑,差點倒了下去

“說什麼一定會回來,其實就是為了逃避我,你其實不愛我,對吧?”

“我一直都是愛著你的啊,胡桃,答應我,等到我回去好嘛?等我回去我一定去找你,好不好?”

“呵,愛我?那你旁邊的那個人是誰?”

延伸閱讀  三國志戰略版甘寧神級爆發弓,平民吊錘主流滿紅隊!

“希兒?你怎麼在這裡?”空看著身邊抱著自己的胳膊的希兒,疑惑的問道

“艦長,我們開始交往後你都一直沒有陪我呢,陪陪我,好嘛~”希兒晃著空的胳膊,向空撒嬌到

“艦長?叫的可真親切啊,看來你最近過得不錯啊,既然你並非愛我,那就用你的命來作為欺騙我的賠償吧”說著,胡桃拿著護摩之杖就向空刺去

空一邊躲著胡桃的攻擊,一邊說:“胡桃!你冷靜一下,這中間肯定有誤會,我不會騙你的”

“我不聽!”這時候的胡桃根本聽不進空的任何話,非但不聽,手中的護摩之杖攻擊的更快了

不忍傷害胡桃,空只好被動防禦和躲避,但胡桃的每一次攻擊都恰到好處,彷彿知道空下一步要做什麼一樣,每次攻擊都會讓空的身上多出一道傷痕。

看到自己的攻擊無法讓空斃命,於是胡桃開始將目標轉向一旁的希兒,在希兒的視角盲區內一槍刺去。

“去死吧,你這個把空搶走的女人!”胡桃惡狠狠的喊到。

隨後便是武器穿過肉體的聲音,穿過的不是希兒的,而是擋在希兒面前的空。

“為什麼,明明說著愛我,但為什麼還要為她擋下這次攻擊!”胡桃絕望的喊到

“咳咳咳”空咳出大量的血,胡桃的那一擊貫穿了空的左肺,使得他現在每次說話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因為。。。。她。。。是我戰艦上的。。。夥伴啊,她是無辜的。。。。。胡桃,你。。。不要。。。牽連到她。”

“無辜的?為什麼你要為這個人辯護,明明我才是無辜的啊!”說著,又是一槍刺了出去。

“胡桃,如果你認定了要這麼逼我,那就原諒我接下來的做法吧。。。”說完,空起身擋下第二次攻擊,這次刺穿了他的心臟,但他並沒有倒下,在意識即將消失的一剎那,他將天火聖裁舉了起來,並加以元素,扣下了扳機。

“砰!”槍響過後,子彈帶著七種元素飛了出去,擊中了那位名叫胡桃的少女的胸膛,讓她倒了下去。

“就這樣死在你的手裡,也挺好的,空,再見了。”


聲音消失,空的眼前一片黑,他想張開眼睛,但眼皮如同被用膠黏上了一樣,根本睜不開,腦海裡浮現出了天火聖裁的模樣,七種元素環繞在它的附近,並逐漸注入進槍身,與其融為了一體,一把全新的武器:元素裁決,誕生了,似乎因為它的完成,空的眼睛上的枷鎖被解開了,他張開了眼睛,隨後一個屬於他的新名字在腦海中顯現:清。

(作者:誒嘿,我的屑就全部展現在這裡了)


從那場夢中醒來後,空,啊不是,現在應該是清了(不行,我都覺得屑了),清一直處於一個消極的狀態,他不敢看希兒,因為在那場夢境裡,希兒給自己帶來了一個巨大的夢魘,但內心深處的一律意識卻催促著他去和希兒見一面,這讓他十分痛苦,所以,為了逃避這個他無法減輕的痛苦,他只能把自己關在塵歌壺內。

他不敢面對現實,因為他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了,內心深處似乎有兩個聲音,一個喊著去見希兒,另一個喊著回到提瓦特,和胡桃相見。他不知所措,想要逃避,但兩個聲音讓他無法忘記,甚至分裂為了兩個人格。他開始抓狂,跑到塵歌壺內的傳送錨點旁邊,想要啟動它,但毫無作用,他不信邪,一次次的嘗試,一次次的失望,直到一次啟動成功,傳送錨點發出白光,將他原來屬於旅行者-空的身體幻化了回來,而那有著強烈返回提瓦特慾望的人格被放到了這具身體上。

隨後,那具身體便消失不見,只留下清一個人在塵歌壺裡發呆。

“結。。。。結束了嗎?”清不斷問著自己,而安靜的精神世界告訴他全部的答案,結束了,完完全全的結束了,現在他不再是提瓦特的那位旅行者,他現在是旅行在這個世界的:崩壞世界的旅者——清。

延伸閱讀  歷屆全球總決賽LPL戰隊成績一覽!S9最好,S5最差

視角回到“空”的那裡,在跨時空傳送的過程中,“空”的身體逐漸產生了變化,而且與原來的樣貌極為不同,(這裡的樣子就靠你們自由想象了)而為了到達提瓦特後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他為自己也起了個新名字——夢。

未完待續


#這就是爺的ooc角色了,誒嘿,品味怎麼樣?

#明天大概率雙更,所以文字可能會有億點點不好,所以見諒

Scroll to Top